陆灵从马路对面走过来。她早就看到了他们。

喻子翔和伊恩正在瞎闹,也许子翔又说了什么让伊恩恼火的话。派崔克和艾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还是艾比先看到了她。

派崔克见女友冲他后面招手,他才回过头去。

陆灵走到马路中间按下绿灯按钮。然后她扭头看向对面,见派特盯着自己,连忙检查了一下是不是拉链没拉或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但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不对劲。

派特穿着浅蓝色牛仔裤,黑色的T恤外头套了件同是黑色的夹克。是他一贯喜欢的打扮。像是美国偶像电影里的足球队队长,受尽女孩儿追捧。至于他身边的姑娘,艾比今天穿着漂亮的深V红色短裙,从前到后,处处灼人眼球。

也许有朝一日派特会成为英伦的第二个贝克汉姆,只是不知这个叫做艾比-罗伯茨的姑娘会否是他的维多利亚?

至少现在看起来,很是登对。

伊恩比较简单,深色牛仔裤,格子衬衫,衬衫外头穿了件羽绒背心——英国小青年最常见的打扮。喻子翔则是嘻哈风,从脚上的鞋子到头上的帽子,都闪闪发光。如果他忽然蹦出一句,“Sup Yo(哟,你怎么样)”,陆灵绝对不会感到惊讶。

绿灯终于亮了,陆灵也已经被冻得够呛。

她走了过去。

“噢可怜的克里斯汀,看你冷的,男孩儿们,借她一件外套啊。”艾比周五晚上去夜店去惯了,倒是没有像她哆嗦的那么夸张。

陆灵见他们正要脱,连忙摆手说没有必要。她若需要外套,自己会带,穿队里球员的可不像话。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

他们上了车。还好就派崔克带了女伴,这车五个人装的满满的,再也塞不进下一个了。

俱乐部的内部圣诞派对,有家属的都会带上。只有极少数人是单身前来。

陆灵的出现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惊艳与猎奇的目光并存,她照单全收,带着笑意看回去。

主教练尼古拉斯也加入了“单身俱乐部”,这位英俊的西班牙主帅似乎空窗很久了。

喻子翔好像说了句什么,陆灵望着尼古拉斯的方向有些出神,没听真切,于是又问了一遍。

“我说,我记得弗洛雷斯先生年轻时好像是花花公子,西班牙很多著名主持人、模特都跟他传过绯闻。不知道为什么,入了教练这一行以后,连个女友都没有。”

派崔克看到克里斯汀的脸色变了变,她难道一点儿也没听说过这些桃色新闻吗?还是天真的以为老板是个圣人呢。他跟伊恩和子翔打了个招呼,搂着女友去了吧台。

伊恩好不容易抓住了贱好友的把柄,连忙冒出一句,“你还真是关注老板的恋爱史啊……”

他话未说完,喻子翔已经厚颜无耻地打断,“没错,我是八卦男孩儿,你第一天知道?”

伊恩又被他一句话憋了回来。他从来都说不过他,伺机报复就没有成功过。

尼古拉斯拿着两杯香槟冲他们走来。喻子翔和伊恩见状,拔腿就溜掉了。

助手今天穿着白色无袖带一点点短领的紧身短裙。裙子并非全白,有金色的图案在上面作为点缀,设计感很好。以她的身高和曲线,驾驭这种裙子不在话下。再加上浅粉色高跟的搭配,又性感又典雅。她头发好像长长了一些,与他们第一次在酒馆相遇相比。乌黑乌黑的,配上幽深的黑瞳,还真是摄人心魄。

他递给她一杯香槟,凝望着她的眼睛,毫不避讳地说道,“克里斯汀,你很美。”

陆灵没想到他会说的这么直白,竟有些脸红。她接过香槟,微微点着头,“谢谢,弗洛雷斯先生。你也同样光彩照人。”

他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很多球员的女伴都回头看他。他今天穿着深灰色的西装,里面的白衬衫平整的让人惊讶,猩红色的领带衬的他格外的骚气。他身材那么挺直,穿西装是最好看的。

尼古拉斯微笑着。她的用词很礼貌,语气却很矜持,像是不愿越过某条线似的,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有一条线的话。

********

这种内部聚会,大家都比较放得开。吃吃喝喝,兴致高昂以后,各种勾肩搭背的自拍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球员们放上Instagram。

也不知是谁负责DJ,一直是圣诞歌曲轮播,又老套又有节日气氛。当中的圣诞树和圣诞彩灯,耀眼得很。陆灵很喜欢圣诞节,但是对这个节日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归属感。也许是因为陆允桂比较传统,从来都不送她圣诞礼物。他只会给她压岁钱。刘莉莉则会在圣诞袜里给她塞各种小公主的玩意儿,深怕她融入不了西式环境,更怕她变成个男孩儿。

陆灵回到座位上时身旁尼古拉斯的座位却是空的,她抬头一看,原来那人拿着香槟上台了。

他还没有敲杯子,底下已经安静下来。

陆灵望了望四周,越来越觉得他对更衣室的统治力不容小觑。

“谢谢大家。我必须得说,我不记得我喝了几杯了。”主教练夸张地晃了晃脑袋,一副微醺的模样,下面笑声一片。

“首先,我想感谢所有球员和工作人员在我上任以来所做的一切。接下来的话,很多教练可能不会现在说,但是如果你们认为我们这个赛季拿到第六就可以了的话,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他说着顿了一下,扫了一眼全场,他们知道他想说什么,不是吗?

“是前两名!升级附加赛未知性太多,我没有去温布利的计划。”

温布利大球场是升级附加赛的所在地。他说完这句话,底下立刻就一片赞同和附和的声音。

士气真好。陆灵想。

尼古拉斯继续说:“所以,如果最后必须要去温布利打附加赛,你们的家人别想从我这儿要到门票。”

底下球员们乐成一团,不过尼古拉斯面色不改。陆灵心想,这家伙搞不好是说真的。

最后他望向他的助手——

“另外,我还想特别感谢一下我们的助理教练,克里斯汀。谢谢你在我缺席的那场比赛里的精彩变阵。尽管事后我因为这个生了一会儿气……好吧,这是一个玩笑。总之,你是个有天赋的教练,我必须得说,我很少这么夸人。”

掌声和起哄声四起,美丽的助教站了起来,举了举手里的香槟,却之不恭。

“最后,过几天客场打布里斯托尔城,你们知道的,我们需要的是——”

“三分!”有人在底下嗷嗷叫着,听声音像是喻子翔。

“没错,就是这样,大家圣诞快乐!”说完他走下台来。

音乐声立刻响了起来,终于不再是圣诞歌曲。而是一曲舒缓的情歌,很快就有不少人离开座位跳起舞来。陆灵往派崔克那个方向看了看,他们闹的正欢,除了伊恩和子翔,查理和他们关系似乎也不错。

尼古拉斯走到桌前,把杯子放到桌上,冲助手伸出手来,“我可以吗?”

陆灵吓了一跳,她看了看四周,跳舞的几乎都是原本就是一对儿的人。

她又抬头去看尼古拉斯,他似笑非笑,轮廓分明的脸在舞池摇曳的灯光下闪动。

他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轻挑了下眉,“克里斯汀,你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吗?”

陆灵站了起来,尽管她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她很难违背自己的个性,而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他拉着她的手,走进了舞池,之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他的手很有力,但分寸的把握又很柔和。她全身似乎有种奇怪的电流流过。派特第一次进球的时候,他也拥抱过她,那时候,却不曾有这种感觉。这一刻,她眼睛都不知该往哪儿看了。

尼古拉斯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的表情:“如果你想知道是否有人在看我们的话,答案是肯定的。不过我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

陆灵不留痕迹地咬了咬下唇,“其实我没有那么在意,毕竟,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尼古拉斯捕捉到了那一瞬,嘴角诡异的笑容越来越浓,“你明白就好。”

美妙的音乐声在舞池中飘荡,派对的节日气息之上又增加了些许浪漫的味道。陆灵跟着尼古拉斯的脚步,始终觉得自己有些笨拙。她从来都不擅长舞蹈。

尼古拉斯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的脸,这时,他忽然低沉着声音说道,“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私人的。”

陆灵抬眼看他,脸上的表情充满着不可思议。自恋人格的特点之一就是任何话题最后都离不开自己。他还真是恪守这一点呢。

“我为什么要问?”陆灵盯着他深褐色的眼睛,不甘示弱。

“我认为你会有兴趣。”他说道,丝毫不紊乱。

这首情歌还在继续,跳舞的人越来越多,陆灵往外面看了一眼。这么慢的歌,喻子翔居然在跳街舞。她倒是不知道他还会这些。艾比和伊恩在旁边起哄,派特还是老样子,站在一旁,一手踹口袋,一手拿着香槟。他们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也许没有人注意她和尼古拉斯了,她想道。

“你想好了吗?”

她转回头来,这回他眼睛里似乎有些别的情绪了。

“好吧。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中文?”

“我祖母是出生在中国的混血儿,我有八分之一中国血统。”

陆灵有些惊讶,她抬头细细地看着他的五官,她从未这么理所当然又这么肆无忌惮地看过他。男人摆出一副任由你观察的表情,只是嘴角弯起的弧度,让她有些紧张。

“看够了吗?”他嘴唇动了动,语气里满是捉弄。

她移开视线,问了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聘用我?”

“我看了你的笔记本。所有的。”

“但是——”

“最后一个。”他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打断了她。

她抿了抿嘴,不知道该不该问。他耐心等待着,但握着她手那只手动了动,比之前握的更紧了些。

话到嘴边,她问了别的,“……为什么……那么早退役?”

“你不明白吗?你觉得我会让自己在三流联赛里混迹吗?”尼古拉斯看向助手,眼里有了一丝愠怒,声调变得很奇怪:“你原本不是想问这个的,不是吗?”

这时候,情歌切换成了舞曲,陆灵连忙松开手,往座位走去。尼古拉斯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阴晴不定。

远处,艾比拽着派崔克的胳膊,颇有些兴奋地压低声音说道,“噢上帝啊,派特,你快看,克里斯汀跟你们老板……”

派崔克瞥了一眼,似乎不太理解女友的兴趣点,“怎么?”

“他俩之间的火花啊,你看不出来吗,我站在这都要被电到了。我打赌他们俩如果不是关系敏感,现在早就……”

派崔克听艾比这么说,又扭过头仔细看了几眼,他们一前一后回了座位,并没有什么新鲜。他耸了下肩,“我看不出来。”

“相信我,这是女人的直觉。”艾比白了男友一眼,男人总是后知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