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人收拾了穆希辰对门的房间给黄星儿住下。

梧桐苑有蛇这件事惊动的不光是穆希辰,跟穆希辰住在同一个楼层的其他人也都被吵醒了。

穆泽洋和林子晴看完了热闹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穆泽洋还在好奇:“家里怎么会有蛇呢?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林子晴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说:“事出异常必有妖你不知道吗?”

“怎么说?”穆泽洋是个男人,男人思考问题的思路一般都是直的,没有那么多勾勾绕绕。

林子晴本来就满肚子的花花心肠,当然看出来一些端倪了:“要我说啊,这个顾灵也不是省油的灯!想想啊,一个被找回来的前妻,过着分居的日子,她寂不寂寞,想不想得到小叔的宠爱?”

自己的心是什么样的,看见的别人就是什么样的。林子晴本来就是心眼特别多的人,当然一看黄星儿的举动就能大概猜到其目的了。

呵呵,这个黄星儿一定是戏精学校毕业的!

“你的意思是说,蛇可能是她自己带进来的?”穆泽洋恍然大悟。

林子晴点点头,说道:“嗯,一看她说害怕不敢一个人睡觉要跟小叔一起睡,我就猜到这个了。”

她得意洋洋地说:“而且啊,你想想这个顾灵之前的五年住在什么地方,她可是住在仙女山那种荒郊野岭的地方,就一条菜花蛇她难道没见过吗?只怕比菜花蛇更可怕的生物都见过了,还能吓成那样?”

说着,林子晴还冷哼了一声,脑子里在盘算着,这个顾灵这么有手段,如果真的缠上了穆希辰,让林思绾痛苦死那当然好,可是万一顾灵生了儿子呢?岂不是影响了穆泽洋的地位?

Nono晴天里漫步走向校园

不行,她必须想个法子,让穆希辰睡了顾灵,却又能让顾灵不能怀孕的!

穆泽洋不知道睡在自己身侧的女人心里在盘算什么,又说道:“可是,小叔向来不喜欢这些耍心眼的事情,如果被小叔知道了,她还有戏唱吗?”

“那你觉得,小叔能看出来吗?”林子晴耸了耸肩,说道:“你们男人不都一个德行,对于那些柔弱的女人总是心存怜惜,你不也是看见林思绾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动恻隐之心了吗?”

顾灵,确实是有本事啊!

穆泽洋一见林子晴提起林思绾,脸色立刻不愉快起来:“这页你能不能翻篇了?林思绾差点害我们丢了儿子,我还能对她有什么想法吗?”

“好好好,你说没有就没有!”林子晴心里是一万个不相信穆泽洋说的没有想法,她可是好几次观察到其他人提起林思绾的时候,穆泽洋那失神的样子。

可是林子晴嘴上却没有说,而是把自己的身体贴上去。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锻炼塑身,她的身材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七八成,而且因为哺乳期,她显得更加丰满,这么一蹭,就让穆泽洋有些受不了。

穆泽洋本来就是一个受不了诱惑的男人,林子晴能够拿下他全靠自己的身体。她怀孕的时候穆泽洋很嫌弃她的身材,所以没办法用这招,现在身材恢复了,就跟天雷勾动地火一般,那火苗是一点就着!

穆泽洋的呼吸开始不稳定起来,用力把林子晴抱进怀里,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林子晴娇媚地笑了,伸出食指从穆泽洋的薄唇一路滑下来,在喉结上轻轻一点,魅惑地说:“泽洋,你想不想尝尝你儿子每天吃的食物,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一个动作一个笑容一个问题,几乎让穆泽洋神魂颠倒,当即狠狠掐了林子晴的脸一把。

“我这就尝尝看!”

林子晴被他弄得很兴奋,心里也充满了得意。

哼,林思绾一跟穆希辰离婚,穆泽洋的心思就有点浮动了,对林思绾偷走儿子的恨意也在逐渐消减。

有她林子晴在,想把她的男人勾引走?门都没有!

*对于昨天夜里发生的事,穆夫人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就状若无意地提了一嘴:“老四啊,虽然你跟顾灵已经很多年没在一起,感情生疏了。可是夫妻之间总是要在一块才能培养出感情来,你怎么还让顾灵住

你对门去呢?”

夏美枝装腔作势地说了句:“是呀,不睡一起,又哪里来的孩子呢?”

这句话,表面是帮顾灵说话,其实是为了讽刺穆夫人的,处心积虑地把顾灵弄进来,那又怎么样呢?这穆希辰不还是不愿意睡顾灵吗!想生儿子跟他们家泽洋抢地位啊,没门!

穆夫人怎么可能没有听出来,淡淡地看了夏美枝一眼。

坐在穆希辰旁边低头默默吃饭的黄星儿,始终没有抬头,努力刷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身边的穆希辰却是从头到尾都没给她一个眼神,只是淡然回答了穆夫人的话:“妈知道我是个慢热的人,我还不习惯。”

“这种事还有慢热的啊?老四啊,你忘不了林思绾就忘不了呗!”夏美枝又刺了一句。

提到林思绾,在座的人都变了脸色。

黄星儿身体一颤,头低得更深了。

而穆泽洋则是深深地看了黄星儿一眼,觉得这个顾灵跟林思绾长得是很像,可是个性真的差很远。

林子晴是有些得意,她不喜欢林思绾,却也不喜欢顾灵,当然是见不得顾灵好的。

穆夫人见穆老爷子不高兴了,则是直接拉下了脸色,朝夏美枝看过来,说:“美枝啊,思绾离开了我们穆家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遗憾,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些戳心窝的话?”

话里的意思似乎还在维护林思绾,实际上却在提醒所有人,林思绾已经过去了,最好不要在穆家提起这个人!

穆希辰神情淡淡的,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变化,说道:“当初绾绾来穆家的时候,我也花了很长的时间才适应她的存在,一直也是分居的。所以妈,我和顾灵的事情,你也不用操心。”

说完后,他就放下了筷子,抽了一张纸巾擦嘴,动作优雅而矜贵。“我吃饱了去公司,你们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