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谢临风还是以自己最快地速度拿了衣服,就在水里穿上了。

“哎,真是可惜了!”

沈小七看着水里湿嗒嗒地谢临风,叹气道。

“可惜什么?”

谢临风顺口就答道,然后从水里走了出来。

沈小七上下打量了一下谢临风,然后摇摇头道:“你身材这么好,可惜本姑娘没看到前面,只看到一个光溜溜的屁–股。”

谢临风觉得,自己就像被调戏的姑娘一般,而眼前这姑娘就是那调戏人的纨绔,嘴里说的话的意思就像是“喂,姑娘,你如此饱满还穿那么多干什么?”。

谢临风摇摇头,不能让自己想下去了,不然自己会晕的。

转头准备照着来时的路离开,不跟这女流氓说话了。

“喂,兄弟,等一等啊!”

沈小七见人要走,一瞬间便到了谢临风身前,挡住了他的路,说道。

“干什么?”

清纯美女腰肢柔软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谢临风没好气地道。

旋即,他发现了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姑娘不是离他挺远的吗?怎么一瞬间就到了他的跟前。

“不干什么!会烤肉吗?”

沈小七扬了扬手里的野猪。

好嘛!谢临风被她这猝不及防的动作给吓退两步。

稳下心神,问道:“姑娘,这野猪是你自己一个人打的?难道你不是跟你爹或是你哥哥你爷爷一起打猎来的?”

沈小七消化着谢临风的话。

爹。唔,不行,那是个话痨,目测连这野猪都扛不起来。

哥哥。据说是有,但好像是在学堂念书,没见过。

爷爷。那个老头子看着还行,但估计也是不能上山的。

于是沈小七摇摇头,道:“不是。”

见谢临风不说话,沈小七又道:“你帮我烤了这家伙,我请你吃条腿,怎么样?”

谢临风无语。

不过看这姑娘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而且刚才她那么快的速度过来,这野猪估计是她打的。

想到这儿,谢临风又觉得奇怪了,这么大的一头野猪,这姑娘是怎么能够轻松自如地提着来去的,就像是提一个兔子那么简单。

一瞬间,谢临风的好奇心来了。

“会,你给我吧!”

谢临风伸手道。

沈小七随手一丢。

谢临风还差点没有接住。

接到野猪那一刻,谢临风又不淡定了。

眼前这真的是姑娘?

不会是什么山精野怪吧?

“喂,你看什么看?是不是觉得本姑娘丑?哎!我也这样觉得。”

沈小七见谢临风不动,一直看着她,说话了。

然后撩起自己的齐刘海,道:“喂,你看,这里有个疤,本来挺好看的,我老娘非要给我把头发放下来,你放心,等我头发长了以后,我肯定比现在好看的。”

谢临风觉得,自己没法跟这姑娘交流了。

要是这种大眼小嘴俏鼻子小脸蛋的都叫做丑的话,那大周朝的姑娘基本都丑了,就没有好看的了。

不对,这姑娘说有疤才好看。

那在她心中是不是得破了相才叫做美?

谢临风没理沈小七,提着野猪到了水边,然后从怀里拿了一把匕首出来,收拾着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