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垢嘴角微抽的看着这自家的大师姐兰琪,暗叹一句,迷恋禁援师兄的一颗心真是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了!

忱冶一脸沉思状,在兰琪话落之后,微带凝色道。

“我觉得还是听忻椽师兄的话,建在醉翁源比较好。”

屿勉摇摇头,甚为陶醉道。

“诶,你们说的这些地方我觉得不好,咱得建到温仑泉,那里水质温和,入水极为舒暖,最为适合建仙池了!”

丞垢无语的瞅着自家二师兄屿勉,这个二师兄最喜的便是温仑泉那一处温泉,大多数时都是泡在那处泉里,就差以那温仑泉为家了!

安堇榆温浅开口道。

“建在落水也是不错的,那里离着我们住的这边很近,以后方便看守。”

忱冶不认可道。

“师妹,建在落水离着我们这里太近,不妥,应该找个清净之处建造才好,人多的地方,灵气比较污杂,哪里与白染师妹说的那至纯至净相符?”

锦色笑意盈盈道。

“我觉得还是听朵儿师妹的比较好,那里确实是温情又梦幻的地方,很美的!”

清纯美女平刘海日常写真画风唯美迷人

渲夜面部一脸僵硬面的脸部线条微微柔和下来,简单的吐出几个字来。

“选浅月湖畔。”

锦色登时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家二师弟一眼。

“二师弟,你就不能支持一下师姐吗?”

白染颇为无语的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

尼玛到底是听哪个的主意?

白染听的只觉脑门突突地——

他娘的到底是要建在哪儿?

磨牙嚯嚯的咬牙切齿吐出一句。

“到底要建哪儿?”

“当然是建在为师的峥嵘主殿了!”

殿门口传来的嘹亮一嗓子将一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只见刚将君时危送走的垠赫一脸红光满面的踏进殿门内,咧着嘴笑呵呵的流星步跃来。

下一瞬,齐刷刷的声音极为默契的异口同声道。

“不行——”

白染眨巴眨巴眼,无语望天——

垠赫一嗓门扬出。

“怎么不行,这可是老子的徒弟为老子建的,老子说了算!”

话落,一道身影紧跟着跃进殿内,温沉道。

“大师兄,这可是咱们峰内的大事,你可不能去任着性子来,得一起好好商量商量!”

白染悠悠道一句。

“三师叔。”

琼昶扬笑的点点头。

锦色、渲夜齐齐道了一声师父。

忱冶、安堇榆喊了一声三师叔,打过招呼默不作声了。

既然大师伯跟三师叔都来了,想必他们商讨也无甚用了,毕竟长辈在此,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小辈!

兰琪、屿勉、丞垢喊了一声三师伯,兀自安静的站着,默不发言!

三师伯都来了,想必师父一会儿也会赶到!

洛忻椽、南禁援、潜识、曦朵儿称呼一声三师叔。

“师父,你就不能等一下下徒儿嘛,让徒儿追的好辛苦呢,讨厌啦!”

殿门钻进一个粉色似灵蝶一般的娇俏女子,一脸抱怨的看着琼昶娇嗔道,继而眸光转到锦色、渲夜身上,娇嗲的喊了一声。

“大师姐,二师兄。”

二人点点头。

白染登时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这个嗲声嗲气的女人一开口就让她听的浑身甚为不舒爽,太他娘的受不鸟!

能不能好好说话?

这种捏腔唸调的是作甚?

恶心吧啦的!

粉衫女子看到白染登时精眸一亮,一脸欢欣雀跃的凑到白染身边,娇软道。

“你就是染师妹啊,我刚从宗外回来,你在观审广场上被审时,我都没有看到,好可惜哦,不过我回峰门的路上听到下边的师兄师姐们都在谈论你的事呢,你好厉害啦!”

白染登时又是一个激灵——

呼——

嘴角一抽抽,学着粉衫女子拿腔拿调的道了句。

“偶似狠腻害的啦!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的啦?听的师妹偶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的啦!”

下一瞬——

“噗——”

“啊哈哈——”

“咳、咳咳——”

“吭、吭——”

一众师兄师姐直接全破功——

太他娘的有才了,这师妹可真是个人才!

啊哈哈——

哎呦,肚子笑的抽筋了!

可还是控制不住的想笑啊,怎么破?

粉衫女子脸色一僵,随即又一脸娇笑的对着白染状似一脸幽怨的娇嗲道。

“白染师妹好讨厌哦,净学人家说话!”

白染甚觉反胃,隔夜饭都快出来了!

不对,昨晚没吃东西,是早晨吃的,不过这也是很想吐的好不?

尤其是这女人身上的那股子媚息,令她很不喜,虽然极为浅淡,但她还是闻出来了,与那北陆青城学院的如烟身上的媚息如出一辙。

这女人若是她所料不错的话,该是摇光门中的弟子。

白染搓搓两胳膊,抬起屁股,丢下一句。

“你们继续,商量好了直接去我殿里通知我,在园外喊一嗓子就能听的到,我先走了。”

她实在是受不了这嗲声嗲气的做作声,尼玛听着俨然跟吃那啥没什么两样!

粉衫女子锲而不舍的追着白染往外跑去。

“白染师妹,人家都还没有跟你介绍自己呢,白染师妹叫人家粉色就好,人家叫杨粉色!”

白染忍无可忍,一嗓子喊出。

“丞垢师兄,赶紧出来。”

丞垢心中失笑——

这个白染师妹也有怕的时候,真是一物降一物,这是遇到能克她的克星了?

不过还是动作甚快的飘出了殿外——

白染一脸的酡红,明显是在隐忍着什么,抬手指指杨粉色,深吸了一口气道。

“把她给我弄走,赶紧的,我呃——”

话未说完,兀自弯身“哗哗”的吐开了——

杨粉色眼含两泡委屈的泪,眨眨眼,泪珠子顷时滚滚而下,一脸的梨花带雨,活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屈辱一般。

丞垢扶额——

这个杨粉色,说实在的,他也很是受不了,通常有她的地方,他都是躲着走的!

这眨眼间就哭成了个泪人,让他怎么整?

“那个……粉色姑娘,额……粉色师妹别哭,找、找你……咳、大师姐、二师兄去吧!”

心中暗自嘀咕,锦色师姐、渲夜师弟,对不住了,谁让你俩是跟这个烫手山芋同出一师呢!

白染这厢吐完二话不说的立马闪人——

活尼玛受不鸟!

丞垢见白染遁闪,心中吐槽,白染师妹就是个没良心的玩意儿!

亏自己还这般的帮她!

自己将人给弄哭了,丢下一个烂摊子给他,自己闪人了,真是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