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间,叫她阿玖的人,只有一个!

那个人,就是她的大哥,凤召!

可是,凤召早已经死了,不是吗?

在十几年前,凤召就被大理国的大巫师使用奸计给杀害了,凤召的人头被切了下来,插在山寨的门口上。

还是凤玖亲手把凤召给埋葬了的!

此时此刻,为什么还会有人叫她这个名字呢?

而且那个声音的口吻,和大哥凤召十分的像,大哥每次喊她的时候,声音也会格外的轻柔!

凤玖听到这个称呼,听到这个声音,眼泪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流,停也停不下来。

可是她心里的理智告诉自己,凤召早已经死了,凤召不可能存活在这人世间,她之所以能听到大哥的说话声,也许是幻听,也许是因为,她太想念大哥了,也许是因为她现在又重新变成了孤苦无依的人,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来安慰自己吧!

可是大哥是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想到凤召,凤玖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尽管她知道她现在是怀孕了,她不应该伤心,不应该流泪,也许这些都会对她肚子里的胎儿造成不好的影响,可是凤玖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想起了凤召,想起了自己和凤召从小一起长大时候的情形,想起了大哥曾经有多么照顾她,对她多么的温柔,想起大哥每次为了她,都会替她挨母亲的骂。

浅浅笑颜纯净少女令人着迷

曾经的种种美好的回忆,此时此刻,都一下子涌进了凤玖的脑袋中。

大哥离开她太久了,十几年了,大哥的容貌,那时少年的音容笑貌,也在凤玖的脑袋中,渐渐的被淡忘了,而凤玖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简直太对不起凤召了。

她不由得蹲下身子,靠在墙壁上,失声痛哭起来。

很久了,凤玖都没有这样大哭过。

当母亲和大哥同时离世的时候,那时候凤玖觉得自己已经把眼泪给流干了,后来的每一年忌日,她对母亲和大哥只有无限的思念,可是她却再也没有眼泪流出来,她变得无比的坚强,就像在柔软的心灵外面,打造了无数个坚硬的壳,任何悲伤似乎都钻不进去,可是这样压抑着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如今这份痛苦终于爆发了,凤玖的眼泪止不住了。

凤玖哭得十分的伤心,她的眼泪已经把视线全部模糊掉了,她没有看到,被她阻挡在法术的结界外面,她的对面,那只黑豹正在焦急的用爪子拍打着眼前那个看不见的透明的墙。

看到我们就哭了,黑豹的眼神中露出了无比的焦急。

他狠狠的用爪子抓着看不见的阻隔墙壁,想要突破这层墙壁。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明白,这个墙壁是他无法突破的,于是黑豹就安静下来,他蹲坐在凤玖的对面,扬着脖子,两只眼睛深情的望着凤玖。

凤玖哭了好一会儿,这时候,她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阿玖,不要哭了,抬头看看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