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他刚刚在书房与叶青议事,就见喜乐身边的丫鬟雅儿风风火火的过来说,王妃中邪了。

耶律齐吓得不轻,连忙让叶青去叫白子澈,自己飞奔过来。

进卧房后见喜乐看起来没那丫鬟说的那么严重,不过也依然担心,快步走到床边:“喜乐,你还好么?”

喜乐见耶律齐来了,一直悬着的一刻心才算放了下来。她不由的扑倒他的怀里。

耶律齐不由一惊,他了解喜乐,她在下人们面前,一直极为端庄,很少与他做出亲密的动作。而现在一反常态,不顾灵儿等人在场,就扑倒了他的怀里,肯定是有什么事儿把她吓到了。

耶律齐坐了下来,把她搂在怀里,轻声问道:“喜乐,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灵儿和琪儿也有眼力见的退了出去。

喜乐伏在耶律齐的怀里,围着她熟悉的气息,过了良久,才抬起头来,看着耶律齐:“我觉得我好像见到了东方镜。”

耶律齐吸了一口凉气:“什么?东方镜?喜乐,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白子澈也闻讯而来,一进卧房,就听到了东方镜的名字,神经也不由分说的绷紧:“东方镜来过?”

喜乐觉得自己大概把他们都吓到了,于是把自己刚刚的经历细细的说了一遍。

耶律齐和白子澈听完了,却更是大惊失色。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白子澈更是派人去把今天进出白家的人都上下查了一遍。

耶律齐也让叶青和阿蛮在锦园里仔细搜寻,希望找到蛛丝马迹。

喜乐见两个人这样的架势,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于是说道:“晋王,表哥,也许这只是我做的一个梦吧,若是他真的进来,我们也不会一点都察觉不到。”

白子澈摇头:“喜乐,我们不能太小看东方镜了。他如今行如鬼魅,就算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也毫不稀奇。”

喜乐摇头:“可是,就算他真的来了,也并没有真的对我做什么,他为什么要冒险来这里?多此一举?”

耶律齐说道:“东方镜性情早已大变,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可是,他也绝不是会无聊就这么来串门子了事的人。”

白子澈说道:“没错,喜乐,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这两日过年,进出府内的人多,又杂乱,我们不能一一都查到他们的底细。”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看,还是要跟爷爷说一下,事态严重,我们还是改一下计划吧。”

喜乐连忙拉住白子澈:“表哥,别让长辈们担心。”她知道,白老爵爷多想过个热闹年,所以才准备了这么多,如果因为她一个人扫了大家的兴致,让这个年过的死气沉沉,她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喜乐,敌人是东方镜,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啊!”白子澈说道。

喜乐点了点头:“我知道,表哥。不过,我觉得,如果东方镜真的有本事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进了这个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