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公子,你是个好人,钱、钱袋还给你。”小男孩高兴的接了药丸,犹豫纠结了一下,还是将钱袋还给安暖暖。

   安暖暖伸手接了钱袋,叹了口气道:“你和你爷爷看起来,是靠乞讨为生,如果你们愿意给我做事,就去南区的兴盛街楚府找我,我可以给你和你爷爷安排事情做,包吃住,每个月还有工钱,等你爷爷醒了后,你可以跟你爷爷商量一下,再决定要不要去找我。”

   小男孩也就四五岁的样子,毕竟还太小,安暖暖话中的意思,他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对包吃住,每个月还有工钱这事,牢牢的记住了,他等安暖暖说完话,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见小男孩记住自己的话,安暖暖就没在这里浪费时间,转身离开,楚雪莹一个人在火锅店,她并不太放心。

   等安暖暖赶回火锅店,没有看见了楚雪莹的人,心里一沉,拉住掌柜就问道:“你们知道我姐姐去了哪里?”

   “楚姑娘去七彩绣坊了,说是买的荷包不太满意,想去换个款式,我特意派了店里的伙计跟着,公子安心在这儿稍微等一会儿吧!”火锅店的掌柜,在安暖暖面前,毕恭毕敬的回话道。

   “好,没事了,你继续去忙吧。”得知楚雪莹去了哪里,并且身后还有人跟着,安暖暖放下心来,起身打算去七彩绣坊。

   谁知经过到七彩绣坊必经的一条巷子时,安暖暖看到极其吓人的一幕。

   巷子的尽头,楚雪莹被祁络恒抵在墙上,祁络恒一只手放在楚雪莹的细腰上,一只手捏着楚雪莹的下巴,两人的嘴巴是粘在一起的。

   这么个情况,安暖暖也不能确定楚雪莹是被祁络恒强吻的,还是两人情至浓时的情不自禁。

   “咳……咳……”

   安暖暖虽然对于接吻神马的,很平常心,不过这里毕竟是古代,让人看见楚雪莹跟一大男人,在街上就亲在一起,对她的名声不好,所以安暖暖只能硬着头皮,轻咳了几声,提醒两人。

   柔美少女一个人的下午时光

   楚雪莹听见咳声,原本吓当机的脑子,总算能正常运转,她使出全部的力气,将祁络恒给推开,然后羞红着一张脸,垂下头。

   “得,这被吻了,还没生气,肯定是心悦祁络恒。”安暖暖心里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上马车吧!”安暖暖扔下这么一句话,上前拉了楚雪莹转身离开。

   马车上,安暖暖总算知道事情的经过,原来楚雪莹从七彩绣坊出来,遇上几个流氓,跟在她身边的伙计让她先跑,自己去拦流氓,最后是个什么下场,楚雪莹不知道,但是她被追上来的流氓,逼进巷子里,幸亏祁络恒出现的及时,救了她,然后两人亲上这事,纯属意外。

   得知事情的经过,安暖暖就沉默下来,直到回到楚府,祁络恒趁着楚雪莹去泡茶的功夫,对安暖暖道:“忘尘兄弟,我心悦无忧姑娘,我要娶她,你是她唯一的亲人,我希望你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