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签下了拆迁协议,但何生还是想将老宅装修好,能让纪禹舟住多少天便住多少天。

何生总觉得有些奇怪,昨儿个老爷子的意思,也是不太愿意搬,可今天忽然改变主意,这让他也感到很疑惑。

不过,这是纪禹舟的宅子,他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吧,何生这个当徒弟的,能做的便是听从他的意思。

一天下来,房子装的七七八八了,因为考虑到刷了墙之后不能立马入住,所以何生让装修队给墙上贴上了墙纸,家具那些何生便没怎么置办了,都是用的简易家具,所有一切弄完,都已经到晚上八点钟了。

整个宅子焕然一新,何生三人也住进了宅子里。

晚上九点,何生打算出门一趟,可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何生见到纪禹舟正坐在院子的摇椅上,头望着天空,眯着眼睛像是在看月亮一般,他手里照常拿着那根铜烟枪,黑夜里,他的双眼格外深邃。

“师父,这是在干嘛呢?”何生对着纪禹舟问道。

见到何生从房间里出来,纪禹舟笑了笑:“乘凉呢,怎么的,你这是要出门啊?”

何生点了点头:“对,出去转转。”

听得这话,纪禹舟吃力的从摇椅上坐直了身子,他看了看何生,对着何生招了招手。

何生紧忙走到了纪禹舟的身旁。

“徒儿啊,你是不是觉得好奇啊?心里疑惑为师为何要改变主意?”纪禹舟对着何生问道。

清纯长发美女在海边唯美写真

何生一怔,点了点头。

纪禹舟叹了一口气,抽了一口旱烟,轻声说道:“哎,为师是不想你树敌太多啊,你那几位师兄,早年间四处惹事,也是到处树敌。可到头来,一个个的都没落个好下场,你还年轻,往后的路长着呢,虽然你在修炼一途上天赋异禀,但这并不能成为你四面树敌的原因,你懂我的意思吗?”

听得纪禹舟这番语重心长的话,何生心头百感交集。

原来师父签下那份协议,是在为自己着想。

何生倒是没有考虑那么多。

“今天那位先生是丰华集团的人,其实力你应该也能看出来。你现在已经招惹上了谢干,而谢干又是龙洋商会的人…”

“师父,我与龙洋商会本就有仇。”何生没等纪禹舟将话说完,打断了纪禹舟的话。

听得这话,纪禹舟顿时一怔,眼神显得有些惊讶。

“早就有矛盾了?”纪禹舟问道。

何生点了点头:“对,我之前在景山的时候,便杀了龙洋商会不少人,此番来仁丰市,我本来是想给莹姐治病,然后就离去的,可没曾想遇到了您。”

“那这么说来的话,此番之后,你与龙洋商会岂不是仇上加仇?”

何生轻笑了一声:“师父多虑了,熊世龙本来就想置我于死地,正好我此番来了仁丰市,我已经有打算先将此事解决。”

“师父,若是您不想搬…”

“打住!”纪禹舟对着何生摆了摆手:“丰华集团与龙洋商会并无太大的关系,我在仁丰市多年,这其中的局势也算是了解些许,那个丰华集团的董事长来自东省,其背景深厚,所以龙洋商会也不敢对丰华集团使手段…”

“既然你已经招惹了龙洋商会,那你切记不可能再招惹丰华集团的人,明白了吗?”纪禹舟语重心长的说道。

何生能感受到纪禹舟的关心,迟疑了片刻,他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明白了,师父。”

“嗯,那行吧,你要出门就去吧,早些回来,我让小珂给你留门。”

“好。”

说完这话,何生眼神复杂的看了纪禹舟一眼,随后快步朝着屋外走去。

与纪禹舟聊了这么一通,何生心头怪不是滋味的,虽说拜师没几天,但何生能感受到这位师父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关爱。同样,何生也并未想到,来仁丰市这么一遭,却能遇到一个处处为自己着想的老头。

这一趟,也不算白来了。

出门之后,何生打开车门上车,发动汽车,何生开着车朝着南三环的方向驶去。

之所以选择夜里出门,是因为何生想去姜书皓说的那个赌场正门看看,最好是有机会混进去,若是没有机会,那何生便回家睡觉。

可是,车子开了一会儿之后,何生发现,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一直在跟着自己。

后视镜里,何生看不清楚开车的人,但是何生却数清楚了车里一共有四个人。

毕竟是在仁丰市,龙洋商会的地头上,估计那谢干知道自己到了仁丰市后,便立马通知了熊世龙,这说不准就是熊世龙派来盯自己的人。

何生决定找个僻静的地方先将这辆车上的人给解决了。

可是,没过一会儿,后面的车从一辆变成了三辆,三辆车子并排行驶着,齐刷刷的跟在何生的车子后方。

这一下,何生可不认为对方只是为了跟踪自己了,如果只是单纯的盯梢,那么一辆车就足够了,三辆车的话,那意图就很明显了。

何生也不确定身后的车里是否有高手,所以他又立马改变了主意,将车子开上了环路。

在环路上,这三辆车,是绝对不敢将自己逼停的。

此刻,何生车后方一辆蓝色里。

徐唐和徐周两人坐在后座,而坐在副驾驶上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堂哥,这辆车子,我怎么总感觉有些熟悉呢?”徐唐眯着眼睛看着何生的这辆路虎车,表情像是在思索些什么。

“熟悉个屁,这是景山的车牌。”徐周开口说道:“我的人找这辆车找了整整一天了,傍晚才找到这辆车的,也不知道那小子在不在车上?”

听得这话,徐唐一怔,随后说道:“管他在不在车上呢,咱们先把车逼停了再说!”

“唐少,这…这可在环路上啊,到处都是监控,这不好别车啊。”开车的司机开口说道。

“我又没让你现在动手!这小子不可能在环路上一直开的,等他下了环路,你直接想办法把他车逼停!”徐唐开口说道。

“是!”

徐唐转过头看向了徐周:“堂哥,你放心吧,过会儿我就把这小子四肢打断,保证给你出一口恶气!”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