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县的土豆和红薯在如火如荼的收获之中。

惊人的产量,惊掉众人一地眼球。

万年县令朱超,见左武卫大将军程咬金都亲自带领大军,前来帮助收获土豆和红薯。

立即也带领县衙一干人等,加入到了火热的收获队伍之中。

林然对这些义务劳动者,表示深深的感谢和敬佩。

临了不忘送几个土豆和红薯,作为实际性的物质方面的感谢。

光说不干等于白练。

同理光让人家干活,不舍得送礼,明天谁还会热火朝天的来陪你晒这大太阳。

这个季节的太阳,一天就能让人脱层皮。

更别说还要在太阳底下干活了。

“小子,这么多土豆和红薯,你准备怎么处理?”

程咬金拿起一个又粗又长的红薯,在衣服上擦擦泥巴。

长发萝莉少女眉清目秀漫步海边唯美写真图片

嘎嘣一声就咬下一口。

那滋味,又脆又甜。

真是好吃的不得了。

既解渴还顶饿。

实属上好的农家美食。

让程咬金这几日爱不释口。(嘻嘻,不是爱不释手啊···不要喷我)

“姨父,晚辈想往朝廷交税,把整个万年县的赋税部交上去。”

“噗······”

程咬金闻言一口将口中的半截红薯给喷了出来。

双手捂住蹦蹦直跳的小心脏。

而且是使劲的捂住。

这个小家伙怎么就这么可心呢?

陛下交代自己的任务,而且是无比艰巨的任务。

现在看起来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自己还没用的上三言两语呢,这就解决了。

“你说你要为万年县县纳税?”

程咬金装作一副丫丫不知所措的样子询问道。

“为何要如此?”

程咬金拍拍身上的泥土,一副请说出你的理由的样子。

“姨父,晚辈觉得,晚辈既然种着县百姓的土地,就应该为县百姓纳税。”

“老夫不是听说你已经与他们签好契约了吗?”

“种地有租金,有粮食,而且农忙期间还有工钱可拿。”

“这么多税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你可得考虑清楚。”

程咬金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郑重的开口说道。

让林然很是感动。

“姨父,税赋是百姓们应该缴纳的。”

“也是支撑国家正常运转的重要经济来源。”

“虽然晚辈与百姓们签有契约,而且租金,工钱都一文不少。”

“不过今年产量委实太过惊人,让晚辈也意想不到的高产。”

“就算是缴纳完县的赋税,晚辈剩下的粮食也是个天文数字。”

“足够第二季在整个长安推广普及,土豆和红薯的种植的。”

“甚至可以连河南道,河东道,陇右等地区都逐步推广开来。”

“明年的大唐百姓基本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后年便不会再有一个老百姓饿肚子的事情发生了。”

林然一脸郑重的回答,让程咬金差点跳起来。

这家伙,如果陛下听到这样的话。

那该有多么高兴,多么兴奋啊。

不行,自己得跟陛下汇报汇报这一令人振奋人心的消息去。

今日怕是不成了,马上便是黄昏。

吃过晚饭还得回府。

府里还有夫人在等待着自己呢······

想起夫人,程咬金两眼精光四射。

那模样,老吓人了。

“小子,你可要考虑清楚。”

“一旦你决定替万年县的百姓缴纳赋税的消息传扬出去,在反悔可就来不及了。”

“姨父尽管放心,晚辈是用的县百姓的土地,才有了今日之大丰收的场景。”

“缴纳赋税晚辈认为理所应当,合情合理。”

“而且也可以让万年县百姓的生活更加美好一点······”

“好,既然你决定了,姨父也应该支持你的决定。”

“明日姨父便启奏陛下,让陛下为此也欢喜欢喜。”

程咬金伸出手掌就要朝着林然的肩膀拍去。

已经吃过不止一次亏的林然,这次岂能再受着一掌之苦。

一个灵巧的转身,恰巧躲过程咬金的熊熊大掌。

“姨夫,俺先去忙去了。”

林然见程咬金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苗头,赶紧转身就跑。

惹得程咬金在身后哈哈大笑。

这个娃娃啊!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用头晚饭后的程咬金,仍然不忘与夫人晚上的约定。

骑着高头大马,带着林然准备的果汁和冰块。

美滋滋的往长安城赶去。

心里美滋滋的人,看什么都是美丽的。

今天的程咬金看星星,看月亮都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得亏他文才有限,不然此时此刻,当应赋诗一首。

以表达内心熊熊的那个啥情…

“老爷,这么晚了还骑马过来,辛苦了…”

宿国夫人接过程咬金递过来的果汁,温柔的开口说道。

“夫人,骑马是辛苦一些…”

“不过,等下骑在…夫人…身上,就会舒…服许多。”

程咬金厚着脸皮说的话。

瞬间让宿国夫人羞涩的抬不起头来。

“老爷,越来越没正经了…”

“哈哈…哈哈…老子在自家田地里播种,有啥不好意思的…”

说完,程咬金就张开熊熊大掌,扑闪过去!

又是一番不可描述的激烈搏斗。

就连天上的星星都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试图看清这人间,那个不可描述的一幕。

无奈距离太远,估计它们也看不清楚。

就算看清楚了也不知道人家是在玩什么游戏啊!

“老爷,不要这么大力…”

“妾身又有了…”

宿国夫人轻声呢喃道。

“夫人,此话当真?”

程咬金闻言,果然仔细了许多。

如果刚刚时速一百二的话,最起码现在降低到了六十迈!

“老爷,今日晌午妾身刚刚让大夫把过脉。”

“大夫说是喜脉…”

宿国夫人据实回答道。

“好,很好,非常好…”

“俺还以为不是俺的种子不行了,就是夫人的地坏了…”

“看来咱俩都没问题,哈哈…哈哈…”

“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啊…”

程咬金大喜过望之下,继续加大了马力。

“老爷……”

“没事,这才多少天,安的很。”

“夫人尽管放心吧,俺老程办事还是信得过的得…”

程咬金嘴上说着,不忘记运动的频率和动作。

宿国夫人的声音,很快便变成了另外一种声音…

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如此悦耳动听。

越发的让程咬金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能力和力量!

第二日一大早,容光焕发的程咬金便在夫人的服侍下,穿好了官服。

今日他要前往显德殿,给陛下汇报交代自己的任务。

原本以为有些难度的任务,被他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说句实在话,应该是林然主动的帮他完成了。

而且是超额完成。

“宿国公,今日为何未去万年县帮助状元郎收获土豆和红薯啊?”

“莫非已经收获完毕不成?”

刚刚上朝的李二陛下,见到程咬金立在朝堂之上,立即关切的开口询问道。

“回陛下的话…今日末将是来报喜的。”

程咬金恭敬的施礼,开口说道。

“哦,喜从何来?知节快快讲与朕听听。”

原本这样的事情,程咬金单独去御书房汇报给陛下即可。

可是这功臣是林然啊!

他必须力挺林然啊!

如果不是林然,夫人已经魂飞魄散,撒手人寰。

那里还有他每晚上运动的乐趣可言。

于是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在群臣面前,为林然表上一功。

“陛下,林家村状元郎林然,愿意将整个万年县的赋税一己承担。”

“所有赋税将部上缴国库。”

“呲……”

程咬金话音落地,群臣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李二陛下按耐住内心的狂喜,脸上波澜不惊的开口询问道。

“知节可知状元郎内心真实想法?”

程咬金闻言立即明白了陛下的意思。

那是让他赶紧趁机,使劲夸夸状元郎啊。

“陛下,状元郎说,一人富裕不算富裕。一县富裕也不算富裕…”

“只有一个国家富裕了才叫真正的富裕。”

“状元郎,告诉末将。明年整个长安城周边都将种满红薯和土豆。”

“后年整个大唐将会普及推广开来,让百姓们都能吃饱饭,不在饿肚子,就是状元郎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程咬金一番话,让整个朝堂瞬间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相信这样的话,程咬金是编造不出来的。

定是那状元郎的原话。

一个如此有家国情怀的少年,自古以来都是君王求之不得的。

这样的人才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李二陛下闻言,瞬间感动的差点失去君王的威严。

他知道宿国公所言,定是林公子的原话。

在联想到朝堂之上的世家权贵们,自私自利的表现。

平常装穷,国库空虚也表示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可是等到真正有他们看上的宝物需要钱的时候,他们比谁的钱都多。

正元节自己拍出去两面琉璃宝镜不说。

前段时间,水晶之城的琉璃酒杯,更是拍出了震惊城的天价。

就是他们这样的有钱人。

对国家的利益。

对百姓的疾苦。

从来都是不管不问。

即便是管了问了,也是装疯扮傻。

像个铁公鸡一样,最后一毛也拔不下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如此两相比对起来。

李二陛下如今杀人的心都有。

不过同样身为世家出身的他,知道如今还未到摊牌的时候。

自己毕竟手里能打的牌太少。

眼下只能像上次林公子所言的那样,以大局为重。

自己刚刚登基百废待兴,正是需要励精图治的时候。

如今林然正在以自己的方式,来给他这个君王提供一切可以提供是的帮助。

这一点李二陛下深信不疑。

一年多来,如果不是林然。

仅仅是国库空虚一项就足够他焦头烂额的。

更不要说什么水患,旱灾和蝗灾,雪灾的侵袭了。

林然许诺五年时间为他培养大批的国家栋梁。

正是因为如此,李二陛下才会放手一搏,史无前例的将金科状元御赐为村长。

“好,很好,非常好······”

李二陛下连喊三个好字。

震惊的久久没有说话的群臣,也彻底反应了过来。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陛下,状元郎一心为国,为民。当重赏······”

宰相房玄龄及时的出班启奏道。

“陛下,臣附议···”

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紧紧跟随。

“陛下,臣附议···”

就连御史大夫魏征也出班附议道。

人心所向。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其实群臣的眼睛也都是雪亮的。

世间自有正气在,公道自在人心。

许多大臣,特别是寒门出身的大臣。

从小吃苦长大的大臣。

他们更容易被林然的举动所感动。

没有经历过贫穷和痛苦的人们。

永远不知道贫穷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他们永远不知道一块面饼,一碗米粥。

对于百姓的重要性。

永远不知道最底层的百姓最大的幸福和渴望,只不是能填饱肚子而已。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酸的事实啊。

李二陛下环顾这些出班为林然请功的大臣们。

他很欣慰这些都是他所倚重的左膀右臂。

都是他非常看重的肱骨之臣。

“众位爱卿都平身吧···”

李二陛下对着朝堂上,依然恭敬的出班施礼的群臣开口说道。

“状元郎的赏赐,朕,只能先记在心里了。”

“因为他和朕有个约定,这个约定期限到了,朕自然会重赏与他。”

“万年县令朱超治下有功,官升三级···”

李二陛下一番话,无异于在朝堂再次丢下一个重磅炸弹。

将群臣炸的晕头转向。

上一任的万年县令,如今已经是太子太师。

是一等一的朝中大臣,虽然并无实权,也是让人艳羡不已的存在。

如今陛下又要直接重赏提拔现任万年县令朱超。

群臣心里明镜似的,这一切都与那状元郎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长安城,风一样的传向了万年县。

直到圣旨到的时候。

朱超还恍如做梦一样。

自己在万年县干了还不到一年,竟然坐火箭般的连升三级。

就算是做梦这样的梦他都不敢做。

最后知道真相的朱超亲自来到了林家村。

就像个学生拜访老师一般的,去拜见了林然一家。

林然对于李二陛下大力提拔朱超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只是没想到会是连升三级的方式。

“状元郎,以后朝堂之上,本官一定会力维护状元郎的周。”

朱超的这句话,也算上提前表明了自己的心智。

不管如何眼前少年郎的所有所作所为,都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大善事。

这样的少年值得尊重,值得支持。

这样的少年,以后的路将会是一片坦途,一旦踏入朝堂,必将势如破竹,无往不利。

“朱县令言重了,以后还是相互扶持的好。”

“多个朋友多条路,只要是利国利民的事情,朱县令但凡开口,本公子必定鼎力相助。”

林然的话,让朱超离开的时候都是面带微笑的。

跟聪明人打交道,果然是最省心,最不累的。

状元郎为万年县所有老百姓缴纳赋税的消息。

很快便在万年县的老百姓中间传播开来。

许多年长的老人都流下了滚烫的热泪。

在贫穷和饥饿线上苦苦挣扎了一生的百姓们。

今年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过个好年景了。

今年粮食有了,钱有了。

就连赋税都有人给缴纳了。

生活的重担突然间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让许多原本佝偻着的身躯,竟然一下子有挺直腰杆的迹象。

这些被生活压弯的身板,从未感觉到过如此的轻松······

很快在左武卫大军齐心协力的帮助下。

万年县的所有土豆和红薯部收获完毕。

程咬金亲自押送林然缴纳的赋税,运往长安城。

一辆辆装满土豆和红薯的马车进入长安。

让百姓们都睁大了眼睛。

李二陛下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前往城门口迎接。

所有人的脸上都被震惊和喜悦挂满。

户部尚书更是激动的老泪横流。

这么多粮食啊,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粮食啊。

这下国库能不能装得下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程咬金亲自将洗的干干净净的几根红薯,毕恭毕敬的送到了李二陛下面前。

“陛下,承蒙陛下庇佑,今年万年县喜获丰收。”

“请陛下品尝丰收的喜悦,与民同乐······”

“哈哈···哈哈···好,知节所言甚是。”

“朕,作为一国之君,理应与民同乐。”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微笑着接过程咬金手中的红薯。

“嘎嘣”

一口便咬下一小半。

这个红薯的滋味他可是怀念的很啊。

自打去年初次品尝,到今天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

“好吃···又脆又甜···”

“真是天佑我大唐啊···”

李二陛下想起了当初林然说过的话。

脸上荡漾着浓浓的微笑。

“知节,让群臣也尝尝这红薯的味道。”

“朕,今日也当与群臣同乐。”

李二陛下高兴的吩咐道。

群臣闻言纷纷双眼放光的看着程咬金手中的红薯。

特别是右武侯大将军尉迟敬德,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李二陛下话音落地,他便伸手蒲扇般大的手掌,一把从程咬金手中夺过来一个。

“嘎嘣”一口,大嚼起来。

“甜,真他娘的甜。”

“脆,真他娘的脆。”

尉迟敬德一脸满足的表情,惹得程咬金转身笑骂道。

“你他娘的,直接说有点又脆,不就得了······”

“非得绕着这弯弯道道。”

“来,叔宝,老牛。你俩再不吃,都得让这个尉迟大傻给霍霍干净······”

程咬金说完给秦叔宝和牛进达,每人也丢过去一根干净的红薯。

“剩下的,让他们吃带泥巴的去吧。”

程咬金得意洋洋的高昂着头说道。

反正自己就洗干净这么多。

那些群臣想吃可以,泥巴自己去洗。

要不就在自己的官服上擦拭干净。

程咬金相信在李二陛下面前,还真没人敢用官袍擦拭红薯。

除非他想回家养老去了。

李二陛下看着程咬金的一举一动,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今日知节洗净的红薯数量有限,明日显德殿,朕让内侍将洗干净的红薯带去显德殿。”

“早朝期间,朕再让众位爱卿,品尝一番这红薯的滋味。”

既然陛下发话了。

群臣不得不收起那火辣辣的眼神。

各种嫉妒羡慕恨的看着程咬金,尉迟敬德,秦叔宝,牛进达等人。

肆无忌惮的在一旁大快朵颐。

至于心里面怎么想的?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程咬金才不在乎这些人的眼神。

只要陛下支持自己,这些人还真动不了他老程分毫。

更何况他还有这么几个身居大将军的好兄弟。

哪个也不是吃醋的。

按照李二陛下的交代。

内侍将洗好的红薯分别送去了东宫太子府和长乐公主处。

以及其它皇子和公主都分别送去了少许。

当然所有的妃嫔也是必不可少的。

总之今天的太极宫,各个宫殿都有了一种新鲜的吃食。

红薯的脆甜味道。

让他们个个都品尝的非常欢喜。

长乐公主更是连续啃食了几根,依然不肯罢休。

红薯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长乐的眼前浮现的却是林然的身影。

如果没有这个少年郎。

哪里会有如今眼前的美食,供大家享用。

哪里会有冰块给自己降暑。

哪里会有果汁每天供自己饮用。

可惜自己不能够天天看到他。

如果每天能够和他在一起,哪怕是每天能够见上一面,或者看上一眼,那该多好啊。

书阅屋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