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弛道:“道路千万条,安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萧九九懵了,一直觉得自己还算聪明啊,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脑子总是觉得不够用,他什么意思?难道……

萧九九总算反应了过来,小声道:“你家都出了车祸?”说完有点后悔,万一说错了多尴尬。

张弛点了点头:“是啊,我爸酒后开车,结果……”

萧九九居然没感到同情,不是因为她缺乏爱心,而是这货太气人了,兜了个大圈子,都快把自己带马里亚纳大海沟里面去了。

故意制造紧张悬疑气氛,说他精神有问题,还说遗传,让她刚才想起了希区柯克的精神病患者,想起了库布里克的闪灵,差点没把她的魂给吓飞了。

萧九九有句话差点就脱口而出,你爸怎么没把你一起带走,不能说,不能这么恶毒,张弛再招人恨,也不能说这种话,我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张弛递给她一根串,惊魂未定的萧九九看都没看就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嫩嫩的口感不错,低头一看居然是串羊球,萧九九噗!的一口就吐了出来,扬起铁钎子作势要戳他,太坏了,你还能再坏一点吗,居然给我这东西吃。

张弛道:“你不吃啊!”

“当然不吃!”

“你刚才也没说啊!得!给我,扔了怪可惜的。”

萧九九压下火气,把剩下的半串递给了他,张弛倒是不嫌弃她吃过了,张口就撸了个干净,二十块一串呢,扔了蛮可惜的。

纯白装长发小清新美女迷人私发照

萧九九发现这厮应该有口水痞,喜欢吃别人吃剩的东西。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萧九九被密集的雨点声弄得心乱如麻,都乱套了。

她今天请张弛吃饭是有目的的,可这厮就是有本事把人家的计划弄得一团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专门坏别人的事情。

萧九九提醒自己要冷静,好好捋一捋思路,自己面前是个前所未见的狡猾家伙,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猎枪!

斗智,我还真没怕过谁,萧九九自己都没底气把这句话说出来。

张弛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烤串,思考着人生,还是差了点撸感。

真正够味道的烧烤还是住在拆迁房的时候,矮桌旁边摆上一个几个小马扎,围炉夜话,烟熏火燎,觥筹交错,畅所欲言,那种感觉仿佛就在昨日,又似乎遥不可及,眼镜烧烤应该也拆迁了吧。

“想什么呢?”

张弛道:“我在想如果你叔叔看到了那段监控录像,我的下场会不会很惨。”

萧九九笑了起来:“我倒是想帮你来着,可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捂不住了。”

跟没说一样,她怎么那么期待张弛倒霉呢?虽然她意识到自己好像没这个能力,可我叔叔是你系主任,我斗不过你,我可以叫家长。

张弛道:“聊点开心的,你请我撸串,到底是为了什么?该不是想跟我进一步交往吧?”

萧九九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思路重新理清楚,她笑道:“您想的真多,这么优秀的想象力怎么没学编剧啊。”

张弛道:“我倒是想转学,你帮我问问,要不我转你们学校去得了,听说你们学校美女如云。”

萧九九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代表对他发自肺腑的鄙视,自己面前是个彻彻底底的大渣男。

张弛看到她翻白眼居然想起了点菜:“老板,加两串羊球,四串羊眼。”

萧九九见识过他的食量,所以并不感到惊奇,既然请客就得让客人敞开了吃,她想起了今天的主题:“对了,我找你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的签名。”

张弛有点不解,他们两人的纠纷不是在派出所都处理好了,现在还有什么文件需要签?难不成这妞又反悔了,想套路我,一顿烧烤就想把我摆平?

张弛道:“什么文件?”

“就是我们之前发生误会的声明,有些东西公司是要留档的。”

“你说清楚了,哪家公司?什么留档啊?”

萧九九耐着性子解释道:“龙域文化,就是我之前那家公司。”

张弛有点明白了,接过萧九九的文件看了看,萧九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张弛很快就看完,然后将文件放在一旁笑了起来:“声明咱们两人不是恋爱关系,我天呐!你这经纪人脑子有坑吧?这玩意儿还要签名?咱俩要是谈恋爱,我至于把你给弄骨折了?”言多必失,张大仙人说秃噜嘴了。

萧九九瞪大了双眼,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整个羊球:“噢!你终于承认了!”

“我承认什么了我?你有毛病啊,我让你打我了?也就因为你是一女的,当时我硬压着火,依着我过去的小暴脾气,你的下半生估计要和轮椅为伍了。”

萧九九一脸不屑地望着他:“张

弛,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你知不知道给我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多大的损失。”

“妹妹!”

“我呸!你叫谁妹妹呢?”萧九九火了,抓起铁钎子指着张弛,我脑子转不过你,气势上也要压倒你。

张弛指了指文件道:“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你才刚满十八岁,我比你大半年多呢。”

萧九九头皮一紧,无意中把自己八月一日的生日给暴露了。她从手袋里拿出一支笔拍在文件上,气势凌人道:“签!赶紧给我签喽。”

张弛道:“凭什么?你跟我不是恋爱关系,你自己签不就行了吗?凭什么还要我跟着签字?这不等于两人没结婚,你非逼着我签离婚协议吗?你脑袋里面真装得洗面奶啊?”

萧九九道:“你一脑袋二锅头!不是你坑我,我需要签那么多份文件吗?”

张弛乐呵呵道:“你之前不是想装骨折要跟公司解约吗?怎么?逃顶没成功反而被套牢了。”

萧九九咬了咬嘴唇,想想都生气,梁秀媛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查出她已经伤好的事情,最可气的是,梁秀媛根本不相信她此前尺骨骨折是真的,认为萧九九极有可能联手张弛上演了一出苦肉计,利用这件事达到和公司解约的目的。

其实这也怨不得人家,谁能相信尺骨骨折的患者只用了五贴膏药就完愈合了,前前后后还不到一个星期?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也觉得是天方夜谭。

在萧九九来找张弛之前,梁秀媛已经跟她见过面,软硬兼施。

其实萧九九动了解约念头的原因是她受伤后公司的冷遇,她不喜欢这个过于现实没有人情味的公司,如果她的骨折没有愈合,解约或许真有可能,可在梁秀媛得知她没事之后,又岂肯轻易放走一个明日之星,表面上给她提高了一些待遇,可实际上却又给她增加了不少的条约限制。

萧九九冷静下来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还是继续留在龙域,梁秀媛作为一个经纪人来说是合格的,如果真想成为明星,必须要依靠她的帮助,为自己寻找资源,可梁秀媛不是没有条件的。

萧九九这次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心情郁闷透了。可这种郁闷似乎除了张弛之外,找不到其他的倾吐对象。

萧九九道:“我和公司已经谈妥了,不过公司认为我之前的骨折是苦肉计,甚至认为咱们早就认识,而且怀疑咱们真是情侣关系,所以才弄了这份声明出来,梁姐特地提出,要让你和我都在上面签字。”

张弛道:“萧九九,咱们即便算不上朋友,也算熟人了吧?”

萧九九点了点头,一回生两回熟,他们都不止见两回了,其实她认为普通朋友可以算得上。

张弛道:“看在你请我吃两顿饭的份上,我就劝你一句,长痛不如短痛,你要是觉得这经纪公司不好,尽早切割,真要是等你将来红了,你想走都走不了,梁秀媛我见过,那女人可不是寻常人物。”

萧九九道:“也不是不好,就是我觉得他们太没有人情味了,我骨折之后,他们那对我那态度真是让我心凉透了,而且他们三观跟我不合,我当时铁了心想跟他们解约。可后来,梁姐查到了我的秘密,就主动提出提高我的待遇,过去给我的那些资源不变,但前提是要把这些附加协议都签了。”

张弛道:“你是利欲熏心,太想成名了,萧九九,你这几份文件我都看了,我虽然不是专业法律人士,可也能看出里面都是坑,我给你个建议,千万别签。”

萧九九道:“可是我不签,我又不能解约,我和公司还有八年合同,他们要是因为这件事雪藏我,我以后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她非常为难,放低姿态道:“张弛,你帮我一次呗,签吧,又没你什么责任,他们就是想证明一下我们之间没关系。”

张弛笑道:“你是不是傻啊!他们签你,养你八年就是为了雪藏你?梁秀媛如果真不看重你,解约也就解约了,她旗下那么多新人,何必在你身上花费那么大精力?证明她看重你,这些补充协议,根本就是她想利用这次机会进一步把你给套牢,你要是被她吓住了,你就完了,以后等着后悔吧。”

萧九九道:“你不懂,他们可以雪藏我,不给我资源,我不是什么大明星,对公司没有那么重要。”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目前来说她在公司并无话语权。

张弛道:“你对你自己就这么没信心?我给你出一主意,你不是想解约吗?两个办法,一是拿钱赎身。”

萧九九摇了摇头,她又不是富二代,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心说还以为你能有多大创意,付违约金终止合约谁不会?可三千万她哪儿凑去?

张弛道:“还有一个办法,你不是说龙域没有人情味吗?我再帮你一次,把你手给弄断,要不多弄断一条腿,就算你不提出解约,龙域也得跟你解约。”

萧九九直愣愣地望着他,这货脑子里怎么那么多

馊主意,如此说来,自己当初接受他的膏药反倒是一件坏事,如果自己一直骨折下去,说不定已经顺利解约了,福兮祸之所倚,自己毕竟年轻,考虑问题不够周到。

萧九九道:“除了坑我害我,你就没一点好主意?”弄断我手再弄断我腿,亏你想得出来,真够狠的。

张弛道:“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置死地而后生?”

萧九九有点惶恐,这货该不是要教唆自己去自杀吧?万事皆有可能,这个人精神有问题。

张弛道:“你干脆告诉她,你就是想跟我在一起,你就是喜欢我,爱到不能自拔,爱到死去活来,如果公司让你跟我分开你宁愿放弃前途。”

萧九九这才明白她所谓的置死地而后生,没错,真要是让自己变成像他说的那样,自己还不如去死,她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张弛,你自己觉得现实吗?别人会相信吗?但凡有点智商的人会相信吗?”

张大仙人从她的这番话中听出了满满的恶意,我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特么是帮你啊!

萧九九你怎么就抓不住重点?就你这装满洗面奶的脑子还想成为明日巨星?什么京城第一经纪人,梁秀媛那老娘们是不是瞎啊?

张弛大吼一声:“老板,再来一扎生啤!”

萧九九道:“你是要让我在梁秀媛面前表现出自暴自弃?”本来想说破罐子破摔呢,太难听。

张弛道:“这件事其实不复杂,就是双方的博弈,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她看出你想成名,你在乎,所以趁机给你提条件,如果你答应了这些条件,她马上还会有新的条件,一步步压榨你的自由空间,所以你得反过来试探她的底线,如果你让她感觉到,你就是一根筋,你可以为感情牺牲一切,把你逼急了你什么都能豁得出去,那么你就成功了,光脚不怕穿鞋的,好鞋不踩臭狗屎!”

萧九九好像有些明白了,明白了这厮故意骂自己。光脚的是自己,好鞋肯定指得梁秀媛,她想反驳,更想听这厮的意见,所以只能忍。

张弛向她伸出手去:“手机给我!”

萧九九第一反应是:“凭什么?”

张弛叹了口气道:“你属猪的?”

萧九九道:“你才属猪,你们家都属猪。”

反击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反击毫无意义,而且很低端,居然老老实实从手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了张弛,张弛接过来发现没解锁,又还给她:“给梁秀媛打个电话。”

萧九九一听赶紧把手机又放回了手袋,她可不敢。

张弛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梁秀媛的电话,对方接不接他还真没有把握。

手机响了几声之后,对方居然接通了电话。

张弛开了免提,梁秀媛温暖的声音传了出来:“喂!小张啊!”

萧九九没想到他刚才拨打得是梁秀媛的手机,吓得脸都白了,她甚至有去抢手机的冲动,这货是准备坑死自己啊。

张弛笑道:“梁姐,您好,没耽误您吃饭吧?”

梁秀媛笑道:“我还在公司呢,没来得及吃饭。”

“哟,早知道您没吃饭,我就让九九约您一起了。”

梁秀媛微微一怔,她从张弛的话中捕捉到了他故意送出的信息,轻声道:“九九跟你在一起啊?”

萧九九向张弛拼命摆手,摆了半天了,骨折的右手果真痊愈了,这么大幅度的运动一点都不疼呢。

张弛示意她说话,萧九九坚持不说,连呼吸都不敢了,只要自己不说话,梁秀媛就无法肯定自己的存在,反正又没开视频,以后见面大不了来个盘否认。

梁秀媛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懂得生活。”

心中已经有些不爽了,没听到萧九九说话,她有点怀疑两人是不是在一起,毕竟张弛这小子非常滑头,应该是她见过最滑头的年轻人。

张弛道:“梁姐,九九喝多了,趴我身上呢,吐我一身,我怕您担心,所以才跟您打一电话。”

萧九九抓起面前的玻璃杯作势要砸他,我趴你身上,我宁愿趴一头猪身上。

梁秀媛道:“你怎么让她喝这么多啊?”

“哟,梁姐,她不是借酒浇愁嘛?我劝她了,也劝不住啊!所以才跟您打一电话,看看您能来接她,要不我只能带她去酒店开房睡了。”

萧九九举起双手把脑袋给捂住了,他可真能胡说八道,什么混账话都说得出口。

“你们这些年轻人,疯狂起来真是不计后果啊,九九找你去了。”

梁秀媛的语气仍然平平淡淡,可温和中却流露出丝丝冷意。

张弛道:“嗯,愁坏了,给我看了点东西。”

“呵呵,这孩子心里真是搁不住事儿,别多想,签了就完了,对她没坏处的。”

“我帮她看了看啊,上面连结婚生子都限制,对了!你们公司未婚先孕能歇产假吗?”要说钻空子没几个能比得上张弛。

萧九九捶足顿胸,自己怎么找了个猪队友啊,这分明是要把事情闹大的节奏啊。

梁秀媛笑了起来:“张弛,你想干什么?明说呗!”姜是老的辣,尽管隔着电话,仍然能够猜到对方的动机。

张弛暗赞梁秀媛的老辣:“梁姐,我觉得您人特别有亲和力,我也特别喜欢跟您谈,这么晚还在上班,为公司兢兢业业,公司领导给您不少股份吧?”

梁秀媛道:“小张啊,我也是一普通打工的。”

“哦,为他人作嫁衣裳啊。梁姐辛苦,我也不瞒您了,我跟九九早就认识,我们好着呢,理解吗?”

梁秀媛嗯了一声:“看得出来,九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肯定好多人喜欢。”

萧九九把脸从双手中抬了起来,这货已经彻底把自己给坑了,早就认识?谁特么跟你早就认识,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梁秀媛之前的骨折是假的,他们两人串谋想解约吗。

“您的目的不就是担心她跟我来往坏了她的形象,影响到她的发展吗?这事儿我答应你,以后我不找她,我也不见她,说句不该说的,您担心有些多余了,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梁秀媛道:“张弛,我没这个意思,你这孩子挺讨人喜欢的。”

“梁姐,我有个想法啊,公司是公司,您是您,您说您是打工的,也就是说您有一天存在离开的可能,您要是走了,九九跟谁去?您准备把她一个人留在公司?如果,我是说如果,您辛辛苦苦把九九给捧红了,您真打算把便宜留给别人?”

梁秀媛内心一动,其实她并没有想过一直留在龙域,因为她出色的能力,许多公司也向她抛来了橄榄枝,她不是没有心动过。

这次对萧九九的确有些严厉了,也是公司的意思,要借着萧九九的事情给其他的新人一个警告,梁秀媛个人还是很看好萧九九的星途,不然她根本不会在一个新人身上花费那么多的功夫。

张弛只不过看了几份声明,就准确判断出梁秀媛和公司之间的关系,只要公司不是梁秀媛的,其中必然存在矛盾,挑唆分化不在话下。

梁秀媛笑道:“你想得可真多。”

张弛道:“梁姐,我要是您,就会多往前看看。”

梁秀媛道:“小张弛啊,你在教训我呢。”

张弛笑道:“哪儿敢呢,我就是一学生。”

梁秀媛道:“九九,那些声明不用签了,合约不变,明天咱们约个地方好好谈谈。”

本来就是给小妮子一个教训,如果萧九九坚持,梁秀媛也没打算强硬到底,张弛打来这个电话,她刚好做个顺水人情,要说这小子还真说到了自己心坎里。

萧九九懵了,困扰她那么久的事情,没想到张弛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这货神了哎!可张弛说她喝多了,她不知道应该回答还是不回答。

张弛道:“那我替她谢谢梁姐了。”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