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深沉,一个邪肆,两个男人就这么四目对视着。

有种心照不宣,但似乎两人之间又阻隔着千山万水的诡异感觉。

“你,这么懂我?”

封行朗的声音微微上扬了一些,看向丛刚的眸子里,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像是要阻隔丛刚去审视他的内心深处。

“我不懂你!我只是乱猜的!你那么强悍的智慧,又岂是我一个下等人能够揣摩的。”

丛刚深知封行朗狡黠如狐,而且很不喜欢别人去揣摩他的心思。所以丛刚立刻改了口。

别看封行朗表面上跟你绅士又微笑,指不定现在肚子里已经憋上了什么坏心呢。

“这么谦虚?”

封行朗微眯起了他那双冷冽的双眸,“丛刚,你今晚的奉承……有些过了!让人感觉特别的不真实,带上了那么点儿虚伪的意味儿。”

丛刚默了。

果不其然,在跟封行朗说话时,一定要小心翼翼。他会从你的一言一行中扑捉到蛛丝马迹。

“忤逆你,你不喜欢;奉承你,你还是不喜欢……封行朗,你还真难伺候1

呆萌俏皮齐刘海女生可爱生活照

丛刚好似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难伺候?你最近有伺候过我么?”

封行朗挪下了搁置在茶几上的劲腿,倾身上前跟丛刚靠近了一些,“我要的,是你的忠诚1

丛刚依旧沉默着。或许不回答,才是此时此刻最好的回答。

“说说吧,最近忙着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呢?”

直觉告诉封行朗:丛刚一定藏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连跟他说话,都没了从前的桀骜不驯,却多了让封行朗不太舒服的奉承。

丛刚深凝着封行朗的眼底,淡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殇意。

“封行朗,你把我从唐人街捡回来时……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养虎为患?”

问这句话时,丛刚的眼眸里格外的真切。

封行朗的眼睑微微的垂了垂,端起一只小茶盏一饮而荆

“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是一只虎!我只把你当成了一条狗而已1

封行朗上扬着英挺的眉宇,又问:“你这条狗,这是寻思着要咬我这个主人不成?”

对于封行朗的傲慢姿态,丛刚早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因为他将自己评价成一条狗而恼羞成怒。

似乎没什么激厉的言辞能够惹怒丛刚了!

丛刚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清瘦的脸庞上,一派的不明朗。

“你还真寻思着要咬我这个主人呢?”

从刚的沉默,被封行朗认为成了一种默认。

“你想要我死……又何必三番两次的冒死救我?为了报恩?是不是报恩结束了,就要开始报仇了?”

封行朗一边剖析着,一边直视丛刚的眼底,想从丛刚的面部表情上发现端倪。

“封行朗,在我有生之年,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先死1

丛刚眼眸里的灰亮之意,封行朗竟然看不懂了。

顿上好几秒的时间,封行朗才若有若无的笑了笑,“我好感动呢1

骨节分明的指间习惯的抚过自己的下颚,“这要是我生老病死到命悬一线,你却健健康康的活着时,难不成你还要为我‘先死为敬’?”

先死

为敬?

这幽默冷得……

“放心吧,我这个伤痕累累的躯体,是活不过你的!你一定会比我长寿1

丛刚的眉眼舒展了一些。

扫了一眼丛刚手臂上的疤痕,封行朗的眉头皱了皱,“那你现在就去死吧!别活在世上浪费粮食了!正好把卫康留下给我用1

提及‘死’这个话题,封行朗突然就变得戾气了起来。

无论是嚣张的严邦,还是诡异的丛刚,都是他封行朗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现在一个失踪得杳无音信;一个轻言生死,着实让封行朗听着很不爽。

“我现在还不能死!等过上几天……是死是活,悉听尊便1

丛刚的神情淡淡的。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