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也让邦哥抱抱!”

为了体现自己做为大哥的关爱之心,严邦靠了过来,索性将封行朗和他怀里的白默一起拥住。

水千浓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三个大男人拥抱在一起。

说真的,那画面还真有点儿辣眼睛。

有人进来,严邦和封行朗不可能警觉不到。但他们依旧维持着一起拥抱的姿势,没有丝毫要避让的意思。

或许在他们两人看来,水千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根本不是他们要关心的。

她吃醋也好,愤怒也好,误会也好,又或者是嫌弃厌恶,对封行朗和严邦来说,完可以无视。

对,就是一种无视!

说真的,这一刻的水千浓还真挺尴尬的。

想退出去敲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可打招呼吧,似乎有点儿张不开嘴;不打招呼吧,似乎又不太礼貌。

“严总,封总,你们也在啊?谢谢你们来看望白默。”

水千浓还是硬着头皮跟打了招呼。以白默太太的身份。

出国美女 超清纯街拍鸽子围绕

严邦依旧没动弹。毕竟能拥抱封行朗的机会实属难得。

白默依旧在封行朗怀里呜咽着。像是受到了天下最大的委屈。

“是弟妹来了?”

封行朗应了一声。这才推开了严邦,又将怀里的白默给推离自己,“默三,你老婆来了,我跟你邦哥需要回避一下吗?”

封行朗这么说,自然是有意见外的。

他对水千浓并没有什么不满,而且还挺欣赏她的教学方式。

只是一个早教老师介入了主人的私生活,总觉得会有那么点儿鸠占鹊巢的意味儿。

“回什么避啊!”

白默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质问:“千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好好照顾豆豆和芽芽的么?”

“豆豆和芽芽刚睡,有保姆看着她们呢。”水千浓柔软的应声。

“赶紧回去吧,我没事儿!你的职责就是把豆豆和芽芽照顾好!少乱跑!”

白默催促着水千浓的离开。而且后面的话,俨然只是将水千浓当成一个早教老师兼保姆罢了,丝毫没有要将她当成自己太太的意思。

“哦,好的。那我把乳鸽汤给你放这里了,你饿了就吃点儿。”

“行了,快回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儿!”

白默不爽的再次催促一声。

“行,那我先回去了。”

水千浓转身便离开了。也没有去跟严邦和封行朗打招呼。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尴尬。

目送着水千浓尴尬的离开,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眉宇。

悠然一声,“默三,你这么对自己的新婚妻子,朗哥都快看不下去了!”

“什么新婚妻子啊?都说了,她就是一早教老师!我娶她只是因为她把豆豆和芽芽照顾得挺好!”

随之,白默又生气的厉声补充上一句,“反正比豆豆和芽芽的亲妈强!真没想到她袁朵朵竟然是那种女人!”

“哪种女人啊?”封行朗故意的追声问道。

&

nbsp; “水性杨花的女人!没有男人就活不了的女人!对女儿们不闻不问,只知道自己快活的女人!”

白默一口气连说了袁朵朵好几大罪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是真的恨得了袁朵朵。

“哟,这么恨人家呢?”

封行朗悠声浅叹,“如此的拿不起也放不下……该不会是还喜欢人家,舍不得,也不甘心放手吧?怎么听,怎么觉着像余情未了啊!”

被封行朗这么一说,白默就更加的恼羞成怒了。

“你说什么?我对袁朵朵余情未了?呵,呵呵……我对袁朵朵那个白痴女人余情未了?”

白默嗤之以鼻的冷哼再冷哼,像是要把袁朵朵用一口盐汽水给喷死一样。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