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幕,钊哥彻底吓懵逼了,连连挣扎,可奈何他根本不是保安的对手,挣扎半晌无果。

“是用什么办法下毒的?”李天却没理会他,而是继续开口向店伙计问道。

店伙计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几分得意,“我很聪明的,我在偶然间发现,有些新药其实是蕴含着一些毒素的,我特意找来了这些新药,混合在老药里面熬出来,就算是最专业的熬药师父,也查不出来!”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已经是坐实了自己的罪名。

齐磊面色显得格外难看,气得是浑身哆嗦。

众人以为他是因为店伙计的阴谋而生气,可实际上,他心里是在气愤着这个店伙计。

明明是大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葬送了!简直是猪队友啊!

“原来是害我爸!”

正在这个时候,那病人的儿子回来了,听到这话,立刻冲了上去,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在了店伙计的身上。

店伙计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剧痛之下,他的神智瞬间恢复清明,有些茫然地看着那男人,“干嘛,打我干什么啊!”

“打的就是!”

男人怒道,话音刚落,还是气不过,抬脚就往他身上踹。

甜美麻花辫女孩优雅贤淑阳光唯美清纯图片

李天本可以阻止他,但他没这样做,这种为了钱而不计后果的人,踹两脚都算是轻的了。

打了片刻,一直到店伙计变成猪头的时候,保安才跑过去,将那男人拦了下来。

“为什么要这样做?”

诸葛文宇此时也回过神来了,皱着眉头,朝钊哥看了过去。

他面色阴沉如水,不怒自威,让钊哥不敢抬头去跟他对视。

他下意识跟齐磊对视一眼,齐磊顿时朝他瞪眼,意思很明显,就是要钊哥自己背黑锅,将他供出来,保证对方下场很难看。

钊哥心中慌乱,他知道齐磊的身份,在医院里有实权,在外面也认识了很多大人物。

他这几年里,确实在医院里捞了不少钱,但要跟齐磊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若是将齐磊供出来,齐磊决计不会放过他的!

于是,钊哥咬着牙,说道:“我……我妒忌他!”

“他李天是中医,凭什么在我们医院里作威作福,所以我设计陷害了他!”

“院长,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求求,给我一个机会。”

他低着头,连连求饶。

“这个事情,难道没有人指使吗?”李天也迎上前来,向钊哥质问道。

“没,没有,就是我一个人做的,跟别人没有关系。”钊哥连忙开口,眼神闪烁。

“我给一个机会,告诉我实情,我保证安然无恙。”李天再次开口道。

“我已经将实情说出来了,还想怎样啊!”钊哥气急败坏地吼道。

李天闻言,不再问下去。

知道这个钊哥可能是忌惮于齐磊,所以才不敢将他供出来。

实际上,齐磊很聪明,这事情他只是默许了,并没有真正的参与进去,就是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

诸葛文宇近乎绝望地闭上双眼,之前医院里发生了驱赶病人的事情,现在又有这等行径,让他心中发寒。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坏人总比好人多呢?

诸葛文宇长叹口气,懒得再去听他的解释,对保安说道:“将这人带下去,送警局去!让法律来制裁他。”

“是。”

保安头子应喏下来,立刻带着钊哥和那个店伙计,一并离开了这里。

正在这个时候,若兰也回来了,拿着检查报告。

诸葛文宇看了一眼,发现情况几乎是与那店伙计说的十分吻合,这让他再次叹气,“一个人的嫉妒心,实在是太可怕了。”

到了这个地步,事情几乎是真相大白。

“对不起,李医生,我错怪了!”

病人的家属知道了事情真相,差点动手打了李天,连忙上前来,一脸愧疚地道歉。

李天摆了摆手,“算了,这事情到此为止吧。”

“谢谢,谢谢李医生。”男人连忙道谢,没想到李天会这么大度,这么轻易就原谅了他。

“我就说,李医生怎么可能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就是,李医生医术高明,我爸就是他治好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原来是有人陷害了李医生啊!”

“还好院长明察秋毫,不然就错怪好人了啊!”

众人也改变了风向,连连改口说道。

齐磊看到这一幕,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是一刻都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了,转身便打算离开。

“齐医生,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正在这时候,李天忽然开口,阻拦了齐磊的去路。

“说什么?”

齐磊根本不想看到李天,眼见李天挡在自己跟前,面色更是难看了。

“刚刚口口声声说我是卑鄙无耻的小人,现在真相大白了,并不是我开的药方出问题,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道歉吗?”李天淡淡说道。

他知道,这个事情跟齐磊有莫大关系,只是现在没证据,不好将他一并拿下罢了。

只不过,李天也没想这么轻易就放过他。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齐磊咬着牙说道。

若兰寒声道:“是吗?我之前听到的可不是这样,刚刚好像说,李医生卑鄙无耻,这已经不只是在就事论事,而是在人身攻击了!换做是我,我肯定会起诉!我相信,齐医生应该不想牵扯上官司吧?”

齐磊心中一惊,若是牵扯上官司,能不能打赢是一回事,他的名声肯定会有所损伤。

让外人知道这事情,只怕会说他在颠倒是非,惹来非议。

“到底想怎样?”齐磊有些坐蜡了,冷冷地看着李天。

他心里对李天的不满,已经上升到了仇恨的地步,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剐。

李天看着他一副强忍着不敢发作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道歉!”

齐磊咬着牙,知道李天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只能一字一顿地道:“我向道歉。李医生,对不起!是我之前说错了话!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李天点头。

齐磊这才彻底阴着一张脸,气急败坏的离去。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