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可没有儿子林诺这般乐观。

万一这个鬼面人跟蓝悠悠是一伙儿的呢?

蓝悠悠卑劣的手段雪落是见识过了:她很难不比蓝悠悠往最坏处想!

至于什么装防盗窗防鬼之类噱头,只不过是想混淆视听罢了!

将封行朗和儿子林诺送去GK风投之后,雪落便让司机小胡载她来了新华书店。

雪落是来新华书店找一本广告传媒方面的专业书的。

虽说蓝悠悠的存在,将会是他们一家人身边的定时炸弹;但雪落不会让一家人生活的每一天活着就只剩下跟蓝悠悠周旋了!

等雪落从新华书店出来时,一辆霸气的越野车横住了她的去路。从打开的后车门里,河屯一张刚毅又生硬的脸庞映入了雪落的眼帘。

“上车吧!我找你有点儿事要谈!”

河屯的声音还算温和。

雪落虽说极不情愿上车,但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河屯这些日子给她打过四五回电话。不是晾着不接,就是接后以沉默是金的方式表达着她对他这个公公显而易见的不满。

雪落顺从的上了河屯的车。只是依旧维持着她的沉默是金。

睡眼朦胧呆萌小美女的起床日记

“还生我气呢?”

河屯看了一眼一直低垂着头默不吭声的儿媳妇林雪落。

“怎么敢呢?要是一不小心又惹您不高兴了……”

雪落话声一顿,似乎噎住了:“……我只想陪在诺诺的身边!”

“我上回的确是中了他人的圈套!希望你能谅解!”

河屯难得自我反省一回。

可雪落却还是苦涩的笑了笑:如果不是圈套是事实呢?那还不得逼迫着她林雪落接受他儿子的私生子?这是态度和立场的问题!根本事件本生的关系并不大!

“邢先生,您专程跟着我一路来到新华书店,该不会只是想让我谅解您吧?有话您就直说,行朗行动不便,我还要赶回去照顾他呢。”

雪落淡淡着声音。她跟河屯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又似乎隔了千山万水。

那是一种强烈的疏远感!

雪落体会到了,想必河屯也能体会到!

“我想把十四留给你跟阿朗当近身保镖。”

虽说儿媳妇不太待见他这个公公,但河屯还是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这事您找您亲儿子去谈不就行了?找我干什么呢!”

“你是知道的:以我跟阿朗的关系……阿朗肯定会拒绝!所以我希望您能帮忙劝劝阿朗。”

“既然您都预测到您亲儿子会拒绝,我这个人轻言微的弱女人,就更只能对自己的丈夫言听计从了!”

雪落拒绝了河屯的提议:想到利用她的时候,就可以肆意的利用?

“雪落,我知道你对我有怨,但为了阿朗和十五的人身安,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河屯的这番话,瞬间让雪落改变了主意。

自己跟儿子林诺实在太需要一个保镖了。

无论蓝悠悠跟那个暗中的鬼脸是不是同伙,又或者说正预谋着什么阴谋诡计,有个保镖在自己和儿子的身边一直保护着,她也能安心不是么!

再说了,丈夫封行朗的腿脚不便,想必在一两个月之内也没那么快康复……

“邢先生,您也知道您儿子的臭脾气!要是让他知道邢十四是您硬塞给他的保镖,他肯定会拒绝的!说不定会认为你在嘲笑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即便真要接受,也必须装得自己有多么的为难!

得了便宜还卖乖,或许就是雪落现在所表现出来的。

“雪落,我相信你的话,阿朗他会听进去的。为了你们一家的安,爸爸希望你能宽宏大量。”

又以‘爸爸’自居?

他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儿媳妇看待过吗?

“好吧,看在您是诺诺亲爷爷的份儿上,我帮你!”

那委曲求的口吻,还真有那么点儿欲迎还拒的意味儿。

“雪落,谢谢你!等你说服了阿朗,我就让十四过去封家!”

“不用!你今天就可以让十四跟我回封家!”

“今天?阿朗那边……”

“放心,我有我的办法!”

“你有办法?”

河屯还是表示出了怀疑。

“他就是邢十四吧?”

雪落一边夸下海口,一边朝河屯身边的那个男孩儿看了过去。

男孩年龄不大,大概也就十八到十九岁之间,长得有些墨西哥:皮肤是微褐色的,五官不似欧洲人那样的深邃,稍有点儿新疆人的轮廓感。

“是的。”

“身手比老十二利害吗?”

这一问,纯属好奇。

雪落知道河屯养了很多的义子,而且从小就开始养着他们。

“各有千秋吧!”河屯应声。

“他听得懂中文吗?你能让他听我的话吗?”

后面一问,是雪落最关心的。

“他听得懂,也会说。他会听你们的话的。”

为了验证一下,雪落随即开口朝邢十四说道:“十四,从今以后,你跟我姓林,叫林……林森吧!五个‘木’,好记!”

邢十四跟河屯都是微怔:似乎还真没想到林雪落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替邢十四改名字!

“十四,听雪落的,从今以后,你就叫林……”

“林森!”雪落重复的强调一声。

“就林森吧。”河屯微微颔首。

“好的义父!”

******

当天晚上,雪落就把邢十四领回了封家。

而且还故意的晚回来了半个小时。

“妈咪,这黑不啦叽的家伙是谁啊?”

朝亲亲妈咪飞扑过来的林诺小朋友,一眼便看到了跟在妈咪身后且拖着个行李箱的陌生人。

“诺诺,他叫林森,是妈咪的表弟,你的……表舅。”

邢十四这身份,一下子提高了一个辈分,直接升级为十五弟的表舅了。

“表舅是个什么东西?”

小家伙对这些复杂的人际关系还处于懵懂状态。

“就是你妈咪的表弟!你管他叫表舅就对了!”

雪落以总结陈词的方式结束了儿子的提问。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