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说着就想要弄一个小型的阵法,如果要是没有之前穆家的经历,恐怕他都想不到阵法的事情,那样的话,他可能还要头疼一段时间呢!

可是一抬头,就看到华小可的眼圈红了,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失望,看着李天轻声的说道,“我已经没有家了,难道你也不要我了吗?有所娶无所归,不弃!夫君,你的心好狠啊!”

李天觉得脑袋有些大,他没有想到华小可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其实现在的他有些纳闷,就是这个女孩昏迷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会对这些东西如此了解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华小可昏迷之前,仅仅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平日都在华家修炼学习,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过看着她可怜的样子,李天的确有些心软的,特别是那句有所娶无所归,这对于这么大的女孩来说,的确有些残忍。

“夫君,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我了,当初就不应该救我,让我死了算了,现在你这不是逼我呢吗?父亲死了,家族没了,我应该怎么办?”

华小可继续说着,眼泪簌簌的流下来。

这种默默的流泪,更是让人觉得心疼不已。

“可是我真的有家了,况且你这么小……”

李天有些纠结,先不说两个人有没有感情,单单是现在他要面临的是白帝城,恐怕都不敢带着她在身边。

就在这个时候,叶清流走了过来,他的脸上带着愁容,还在思考着中医界的事情,如果要是这些家族真的不同意让李天做盟主,恐怕中医界真的要沦为白帝城的附庸。

一抬头,就看到李天和华小可站在前面,华小可还一脸的泪水,这让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于李天和华小可,其实在叶清流看来,也算是天作之合,虽然华家现在就剩下她一个嫡系了,但华家的产业还是在的,底蕴也在,况且华小可还是传说中的灵体,学习特别快,想要成为神医,也指日可待。

纯净女郎在午后的庭院感受清新

李天看到叶清流,突然眼前一亮,对付白帝城不方便带着华小可,但是叶清流可以帮忙啊!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李天对于叶清流的为人也很相信。

“你们这是……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叶清流本来是想着打听一下,可看到李天和华小可同时露出了异常的眼神,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但这时候,李天却率先开口了,“叶会长,请留步,我有点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叶清流轻轻的谈了口气,现在想要再离开的话,已经不可能了,只能转过身,看着李天笑着问道,“李先生,有什么事情?对了,我已经解散了中医交流协会,所以以后就不是叶会长了!”

“那更好了!”

李天笑了起来,接着看到叶清流疑惑的表情,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

“叶会长……不,叶前辈,我不是其他的意思,是觉得如果你不是叶会长了,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有好处。嗯,我想要你帮小可重新建设华家,你也知道现在华家的情况,如果没有一个权威的话,我担心……”

接下来的话,李天没有说下去,因为华小可已经开口了。

“叶前辈,我想要认你做义父,我已经知道之前的事情了,对于你和父亲一起对抗孙家和白帝城,我非常的佩服,也知道您没有子嗣,所以想要认你做义父,义父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华小可说着,就真的跪在了地上,对着叶清流就磕了一个头。

这次,不仅仅是叶清流懵了,就连李天也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可,你,你先起来,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清流赶紧上前扶住了华小可,就要拉她起来,可是华小可却很坚定,“如果义父不答应,我愿意长跪不起。”

听到这里,叶清流又能说什么,况且他真的没有子嗣,也挺喜欢华小可这孩子,最关键的是,他非常的敬重华二爷,之前战斗的时候,如果不是华二爷救过他,恐怕现在的他早就死了。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有责任照顾华小可!

“好,我答应你!”

叶清流叹了口气,在他看来,也许这样的话,华小可的心情能好一点。

华小可的脸上露出了惊喜,接着又再次流下了眼泪,“义父,你要给我做主,夫君要休了我!”

李天终于明白,华小可到底为什么要认叶清流做义父了,原来是给自己施加压力。

叶清流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向了李天,“李先生,你这是?”

“叶前辈,唉,小可,你先起来,那边来人了,被那些人看到影响不好,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李天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华小可,接着看向了大厅的方向说道。

“你就是欺负我了。”

华小可撅着嘴,委屈巴巴的样子,不过她还是站了起来。

“我们回房间说,叶前辈,请!”

三个人来到了李天的房间。

“叶前辈,就是这么回事,我只是觉得现在小可年纪小,说实话,在世俗界,她这么大,应该都在上学呢,根本就不会谈婚论嫁。再说了,我这次杀了白帝城的两个先天高手,白帝城一定已经知道了,他们不会放过我,带着她,更加的危险……”

李天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叶清流凝重的叹了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

“夫君,这些只是你的理由,你有没有真的为我着想过?之前义父已经当着中医界那么多人的面,说了我是你的妻子,现在你不要我了,让他们怎么看我,怎么看华家,又怎么看我父亲,又怎么看你呢?”

李天从来都没有想过华小可的嘴巴这么厉害,一席话问的他哑口无言。

的确,刚刚的话,算是理由,可是又不是绝对的理由,人家华小可也没有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也没有怕死啊!

再说,华家可是这次反击孙家的核心家族,哪怕就算是剩下了华小可一个人,白帝城就会放过她吗?

“李先生,我觉得这事情就是你的不对了。”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