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

慕容兰蹭地站起来,一手扶住笨重的腰身,吃惊地望着对面的宋秉文。

宋秉文也站起来,“小兰,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秉文,虽然我知道,不会骗我,但我还是不会相信说的话!”慕容兰起身就要走,被宋秉文拦住。

“小兰,孩子真的是王枭的!何必留着别人的孩子不放。”宋秉文道。

“我不管那个孩子是谁的!既然当初康乔告诉我,那是她的孩子,在找到康乔之前,我都会守护那个孩子,谁都别想动那个孩子的心思。”

“小兰,怎么这么犟!”

“我们从小就认识,我什么性格,很清楚。”

“……”

宋秉文无语了。

“秉文,我很奇怪,枭虎帮王枭找孩子,跟着帮什么忙?和王枭之间,可没什么过往。”

“我……”宋秉文不能告诉慕容兰,是为了宋晴洛。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宋晴洛还没有死的事,宋秉文必须瞒住席家,以免席初云知道,再次对宋晴洛不利。

宋秉文不想再节外生枝,早就做好打算,等将宋晴洛从王家接回来,就秘密送宋晴洛出国,再也不要回来。

“秉文,不会和枭虎帮真有什么勾当吧。”慕容兰眯起一双明眸,探究地盯着宋秉文,“秉文,宋家和席家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可不要一时糊涂!”

“小兰,我怎么会和枭虎帮勾结!我只是……”宋秉文声音顿了一下,“我有我的原因!何况帮孩子找到亲生父母,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秉文,不是我固执!我不能凭借的一面之词,就相信孩子是王枭的!”

宋秉文喷吐一口郁气,“果然,我早就料到会这样。”

“小兰,先坐下来,听我慢慢和说!”宋秉文拉着慕容兰坐下来,“康乔确实有自己的孩子,不过不是席家这个孩子!她的孩子在乔家。”

慕容兰簇起眉心,“怎么我越听越糊涂了?康乔的孩子,怎么会在乔家?”

“这件事是殷凯告诉我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大致的意思是……”

宋秉文正要说下去,慕容兰的手机响了起来。

慕容兰看了一眼号码,赶紧接听。

“是小乔吗?”慕容兰急切问。

“席太太,是我。”电话那头传来康乔低沉的声音。

“找到太好了!是初云找到了吗?将从王家接回来了吗?”慕容兰难掩激动,“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席太太,在哪里,我去找。”康乔道。

慕容兰听出来康乔的声音不太多,脸上的笑容渐渐冷却下来,她告诉了康乔现在的位置。

没过多久,康乔抱着一个孩子,出现在咖啡厅里。

王枭没有跟着康乔进来,而是带着人守在外面,随时提防康乔再耍什么把戏,也做好只要康乔但凡有可疑行径,他会连带咖啡厅里的慕容兰,一并抓走。

这样一来,他便有了要挟席初云的把柄。

他王枭惦记席初云身边的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抓了慕容兰,席初云肯定将他的孩子交出来,

“小乔……”

慕容兰很吃惊,康乔的怀里,怎么还抱着一个婴孩。

“这是?”慕容兰问。

康乔低下头,脸颊轻轻贴在怀里熟睡孩子的脸颊上,“席太太,对不起!这才是我的孩子。”

“抱歉,我骗了。”

“小乔……”

康乔微微红了眼眶,目光里依旧满满母性慈爱地望着怀里的孩子,“这才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而在席家的那个孩子,确实是王枭的儿子。”

“席太太,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欺骗,可不可以将那个孩子,交还给王枭?”

“小乔,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慕容兰还是觉得乱乱的,理不清楚头绪。

康乔仰头,忍住眼角滚热的液体,缓缓开口,将所有事情的部经过,统统告诉了慕容兰。

“夏紫木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慕容兰不禁气愤,“居然偷了孩子,诬陷。”

“本来我不打算追究!王枭抓了我,要将我打死的时候,我将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夏紫木的身上,当夏紫木的小妈来到王家,不但没有救我,居然还落井下石……”

“那一刻我明白了,她们想要我死!想让这个秘密永远埋藏!我不能再懦弱了!我也不能……”康乔心疼地望着宝宝稚嫩的小脸,“让这种恶毒的女人,做我儿子的母亲。”

“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能力给他更好的一切!但是……这是我的孩子……我才是他的亲生妈妈……”

“小乔,孩子自从出现在的身体里,就是和孩子的缘分,这辈子不管什么原因都割舍不掉的牵绊!这是的孩子,有权利站在孩子的身边,守护他未来成长的每一天。”

慕容兰握住康乔冰冷的手,“夏紫木竟然对做出这种事!简直不可原谅!不管做什么,我都站在身边,支持。”

康乔感动不已,“谢谢席太太。”

“小乔,我带回家!我们将孩子还给王枭,彻底平息和枭虎帮的恩怨,不让他们再找的麻烦。”

慕容兰牵着康乔的手,站起身。

“小乔,不要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飘零无依,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的依靠,的亲人。”慕容兰道。

康乔紧紧抓住慕容兰的手,感动的热泪盈眶,空荡荡的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

宋秉文见慕容兰和康乔要走,赶紧站起来拦住慕容兰。

“小兰,现在不能将孩子交给王枭。”

“为什么?”慕容兰很奇怪,宋秉文的行径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兰……”宋秉文欲言又止。

“秉文,怎么这么关心那个孩子?”慕容兰狐疑盯着宋秉文。

“我……我是担心。”宋秉文低下头。

“秉文,一定有事瞒着我!不过,我也不想知道,我只告诉,我们家的家事,还是少插手吧!不然初云知道,我又私下见,会不高兴。”

慕容兰丢下这句话,挺着大肚子,带着康乔离开咖啡厅。

宋秉文抬了抬手,最后只能放下。

他烦乱地扶了扶头,绝对不能让慕容兰将孩子交给王枭,他必须先王枭一步得到孩子,这样才能和王枭谈判,让王枭将宋晴洛送回来。

他不能让王枭有要挟他的筹码,他不想和枭虎帮有任何利益上的牵扯,王枭的孩子是解决所有麻烦最关键。

这次好机会,他不能错失。

宋秉文也跟着大步出门。

王枭见慕容兰出来,带着人直接将慕容兰的去路拦住。

“席太太,这是要去哪里?”王枭似笑非笑,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王帮主,我回家也要经过的同意?”慕容兰高抬臻首,气势凌厉。

王枭一对虎目里,不经意出现了一抹闪动,他没想到一个女人竟然有这般摄人气势,果然不愧黑道第一千金出身!

“席太太回家,自然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了!不过康乔这个女人,席太太可不能随便带走。”

王枭瞪向康乔,脸色阴狠。

康乔也不再畏惧王枭,“我已经和席太太说明了一切!会将孩子还给王家。”

王枭面色抖动了一下,“说明一切非常好!非常棒!席太太,席家强行将我儿子留下那么多天,这件事到时候可要好好说道说道。”

慕容兰气恼,“王帮主,想耍无赖,也要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

王枭只觉得自己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面子上十分挂不住。

可挂不住能有什么办法,对方可是席家的当家女主人慕容兰,一来他王枭还招惹不起席家,二来他儿子还在席家。

王枭用力吞咽了好几口吐沫,这才将一口恶气吞下。

心里却在盘算,等到他找回儿子,一定和席家好好算算这笔账!

慕容兰带着康乔上车,司机缓缓启动车子。

王枭赶紧带人也上车,紧紧跟着慕容兰的车。

宋秉文也赶紧开车追上去,并且给手下打电话部署。

王枭的几辆车在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大货车,向着王枭的车子横冲而来,王枭的车子急速转向,直接冲向一旁的绿化带里。

宋秉文开车缓缓从王枭的车子旁边经过,还对车内的王枭挥了挥手,勾唇邪肆一笑。

王枭的车子已经变形,他被禁闭在车里出不去,气得低吼一声,挥拳疯狂砸着车子的方向盘。

“宋秉文,个混蛋王八蛋!!”

宋秉文开车直奔席家。

慕容兰没想到,王枭竟然没有追上来,她抱着王枭的儿子站在门外,竟然等来了宋秉文。

宋秉文冲下车,二话不说,上来就抢孩子。

“秉文,做什么!”慕容兰死死抱住孩子不放手。

小宝宝已经吓得哭了起来,阳光下眼泪珠子晶莹剔透,让人一阵心疼。

“小兰,我有我的原因!把孩子给我,我不会伤害他!”宋秉文道。

“秉文!是不是和王枭有什么交易?父亲死了之后,初云已经对宋家网开一面,没有再追究之前的旧事,不要再触及他的底线!”

“对我宋家网开一面?”

宋秉文冷笑,席初云私底下对宋晴洛赶尽杀绝,对宋家也是处处限制提防,表面却是大度宽容的善人。

“最虚伪的人,就是他席初云!”

宋秉文低吼一声,双目噙满愤怒,加大力气一把将慕容兰推开,夺下啼哭不止的孩子,转身上车而去。

慕容兰摔倒在地,想要爬起来,忽觉腹部一阵绞痛,她伸手摸向身下,手指上竟染了一片血色……

头像

admin